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蛋壳公寓被曝资金紧张: 拖欠员工工资 租....
投稿

蛋壳公寓被曝资金紧张: 拖欠员工工资 租客房东上门追款

2020-11-16 17:26:55 作者:清丽绝俗 浏览次数:72 字号: T T T

自称管理房间“40万+”,累计服务用户“100万+”的蛋壳公寓近来持续陷入租金兑付风波中,位于北京、深圳等城市的许多蛋壳房东和租户,希望尽快与这家昔日信赖的品牌商解除合约。

继北京总部爆出百人集结维权后,蛋壳公寓位于华南的子公司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总部近半个月来亦持续陷入客户上门追款风波。

11月11日,第一财经记者来此探访时发现,陆续有房东和租客要求与蛋壳深圳解除合约,公司负责接待的多名人员坦陈,蛋壳目前资金紧张,难以集中兑付租金。

蛋壳现已进入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等全国13地市场。据第一财经记者连日来调查获悉,随着目前蛋壳进入资金紧张的局面,北京、深圳之外的许多蛋壳房东和租客,亦担心自己的租金受到损失。

“我们认为长租公寓行业真正只有2个玩家:我们和自如。”蛋壳一名地方子公司高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涉及的房源众多,有业内人士亦担忧,“如果蛋壳最后也扛不下去了,对行业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蛋壳公寓被曝资金紧张: 拖欠员工工资 租客房东上门追款

租户和房东上门求解约

白领云集的深圳市场,是长租公寓从业者们必攻占的领地,此前已有寓意、小鹰等平台爆雷。

11月11日下午3时许,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天安社区劲松大厦9楼的蛋壳深圳办公室探访,看到办公室内仍有员工上班,全部工位并未坐满,粗略一算大概有十几人,大家均着便装,且大部分未佩戴工牌。

据蛋壳深圳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此处是蛋壳深圳总部办公室,来此上班的主要是人力资源、业务等职能岗位的人员,公司有四五百名员工,许多业务员分布在各区业务点。

第一财经记者从劲松大厦的安保人员处获悉,最近半个月来,不断有租客和房东上门向蛋壳深圳讨要租金并解除合同。“搞得我们这里不得安宁,每天还要出面招呼警方人员。”一名保安说。

蛋壳深圳系今年5月搬到劲松大厦办公的。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蛋壳深圳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为此前已被政府部门调查的蛋壳公寓创始人高婧。蛋壳深圳监事为蛋壳公寓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高婧、崔岩二人并未在此办公。

在记者蹲守的2个多小时时间内,有多名业主、租户等人员来此要求蛋壳深圳解除合约,并支付欠下的租金或者退还已预交的租金款。

房东邹女士提供的租赁合同显示,2019年10月15日,她将自家名下的一套房子租给蛋壳深圳,约定月租金3200余元。“本来每个月15日就是正常的收租日,可是租给蛋壳深圳后,中途该公司有一个月拖到24日才付租金,此后变成了每月都是此日支付租金。”邹女士说。

今年10月24日,邹女士未能收到租金。经与蛋壳深圳交涉无果后,遂找上门。邹女士说,现在希望能够尽快与蛋壳深圳解除合同,收回自己的房子。

当日,在蛋壳深圳公司,一位自称是蛋壳深圳业务负责人的男子出面接待了到访的业主和租客。一开始,该负责人说同意给邹女士解除合同,“公司目前规定是,超过15日未支付房东租金,可以商量与其和平解除合同,房东收回房子后,租户则就近安排到公司名下的其他公寓居住。”

但邹女士随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天并未达成解约协议,“合同上写明了2019年10月15日将房子交付给蛋壳深圳,本来应该是在当时支付租金,可是此后两个月却延迟至24日打款。现在蛋壳深圳却要按照这一实际打款日累计计算达到解约条件的‘15个工作日’期限。”协商未果,邹女士称只能寻求其他途径维权。

11月12日下午,邹女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日蛋壳深圳已请她过去办理了合同解约,目前她已有权收回自己的房子。

李先生今年从蛋壳深圳手中承租了邹女士的房子,并通过某银行签订了消费贷款协议。根据合同显示,李先生向某银行一共借了16720元,用于每月支付给蛋壳深圳的租金,每期应还金额1600元左右,直到2021年3月还清。

今年10月底,李先生突然从房子所在的社区人员处得知,由于迟迟未能收到房租款,房东有可能会收回房子。听到这一消息,李先生慌了。10月底,未收到租金的邹女士遂断水。李先生的生活洗漱遭遇困难,还与邹女士产生矛盾。

即使面临这些闹心的事情,但是李先生仍在11月4日向某银行支付了1个月的租金,“贷款是我跟银行签约的,一旦出现违约,我将承担风险。”在与蛋壳公寓的客服人员以及管家沟通无果后,李先生来到蛋壳深圳讨要说法。

房东郭先生与蛋壳深圳签订了3年的租房合同,月租金5000元,以季付的形式支付。2020年10月10日,在正常的收租日,郭先生却未能收到租金。几经交涉后,蛋壳深圳支付了1个月的租金。直到现在,另外两个月的租金郭先生迟迟未收到。

深圳租户朱女士此前租住了蛋壳名下房子。今年10月19日,她在蛋壳公寓APP平台提交了退房退款申请,“现在‘14个工作日’的退款期限已经过去了,蛋壳一直不给我退钱。”

除了到现场交涉外,更多的业主和租客选择在APP上提起解约、退租,据第一财经记者从一些维权聊天群内了解,有大量来自北京、武汉、广州等地的租户发现,在解约后,退租金未及时到账。

劲松大厦所在地的天安派出所民警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最近该所不断接到自称为蛋壳深圳公司的房东和租客报警,要求蛋壳公寓支付租金,但在警方看来,“现在蛋壳深圳公司有人上班,对方也没跑路,尚不构成立案条件,我们只能进行调解。”

蛋壳公寓被曝资金紧张: 拖欠员工工资 租客房东上门追款

资金兑付压力较大

连日来,在蛋壳公寓各地的维权事件爆发后,全国的蛋壳公寓客户均自发在网上组织维权。在QQ、微信等平台上,他们自发建立聊天群,共同商讨后续如何解决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在多个维权群发现,大家的问题大多集中在两方面:第一,业主希望尽快与蛋壳解除合同,以便马上收回房子;第二,有的支付了半年甚至一年租金的租户,希望蛋壳平台尽快退钱。

目前,尚难统计蛋壳在全国到底涉及到多少房源和租户,但是在该公司官网上资料显示,蛋壳管理的房源已超过40万,服务的用户累计超过100万。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由于各地对长租公寓企业的监管政策不一,因此对长租公寓机构租赁房源的统计亦不够详尽。

而杭州市住房租赁监管服务平台的挂牌量统计显示,蛋壳的房源挂牌量达36536套,近30日有效签约量达12088 套。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蛋壳深圳名下亦有数量较多的房源,且体量庞大。蛋壳深圳公司一位自称蛋壳深圳售后负责人的女士透露,该公司在深圳有接近1万套房源,今年受到市场行情影响,入住率较低,她坦陈,最近关于蛋壳的负面消息确实挺多,“大家看到的负面与我们员工看到的是一样的”,“就是没钱,钱紧张,都尽着一些紧急的先付着,不会一下把所有的都付了,也没有那么多钱付出来。”

该售后负责人表示,蛋壳深圳公司从10月中旬左右就接到通知说要延付业主租金,因为9月、10月深圳小鹰等长租平台相继“爆雷”,随着监管和整治力度的加大,公司受到的影响很大,比如追加了较大数额的保证金。她同时称,其它一些“爆雷”平台大多是因为采用“高租低出”的模式,而蛋壳整体来说这类情况还是少数,“每套房正常的利润都有15%-20%,确保有利润空间。”

但当问到是否能及时、足额兑付业主和租客的租金,上述售后负责人说不能给出准确的答复,因为财务也不会给出一个准确的兑付时间。

前述业务负责人亦证实,“公司资金紧张,可能无法集中兑付大量租金。”面对前来要求解除租约的业主,该人士表示,可以将房屋内的家具、家电都留给业主,但至于租金的退还,他无法确定时间。同时,该负责人表示,公司员工的工资也可能发不出来,从劲松大厦总部到各区的业务分部,员工有超过400人,“但公司并没有说要倒闭,政府也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

11月11日,有蛋壳深圳的员工透露,本来到了该发上个月工资的时候,但他并未收到工资,自己目前的工作属于“义务”性质,“可能过几天我们也不在这边了。”

“你们的钱都去哪了呢?”有业主追问。对此,前述业务负责人的解释是,今年的房屋空置率高于往年,而整个今年的租金相对于往年是要低的,同时,公司对揽到的房源进行了装修,这方面投入的资金较大,“比如,假如有10万套房子,每套房子装修花10万,就是100多亿元。”他承认目前公司账上“确实没钱了”,但强调,就他目前得到的信息,还没到破产、倒闭的地步,但事态的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