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拜登上台后,联邦通信委员将如何治理美国互....
投稿

拜登上台后,联邦通信委员将如何治理美国互联网?

2020-11-16 09:30:32 作者:揽月入怀 浏览次数:31 字号: T T T

拜登上台后,联邦通信委员将如何治理美国互联网?

当乔·拜登在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时,他将获得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监管权力。这是一个影响力和权限都极大的委员会。不过,目前来看,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未来仍不明朗。

特朗普政府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在阿吉特·帕伊主席的领导下,放松了行业监管,从而为那些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公司创造了一个非常友好的环境。然而,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新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可能会推翻其中的一些政策,尤其是主席帕伊的最具争议性的决定:废除网络中立性。网络中立性要求互联网服务商对所有类型的互联网流量一视同仁。在新冠疫情期间,让尽可能多的家庭用上宽带互联网——这是许多民主党人的迫切目标,但他们认为特朗普政府并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安娜·埃绍说:"特朗普治下的联邦通信委员会未能有效解决数字鸿沟问题,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仍然没能用上高速互联网,这加剧了新冠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未来的拜登政府必须勇于面对数字鸿沟问题。" 她还说:"我们国家的每个人都必须拥有高速互联网服务。我们在农村和部族地区的互联网接入问题上长期无所作为,同时有太多的都市社区负担不起宽带服务。"

拜登政府的联邦通信委员将致力于向美国民众提供更廉价和更易访问的互联网服务。这可能涉及向低收入人群提供更多的补贴、持续增加宽带接入、为5G网络开放更多无线频谱等。拜登政府还很可能恢复网络中立性,将宽带互联网重新归类为第二类服务——这将赋予联邦通信委员会更多的运营商监管权。在拜登新政府的领导下,联邦通信委员会还很可能终止特朗普的针对社交媒体的230条款修订任务。

为实现上述目标,拜登将会挑选一位新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为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未来工作设定议程。但目前,我们尚不知道谁将担任主席,5个委员席位中将有多少空缺需要填补。我们也不知道哪个政党将控制参议院。如果共和党最终控制了参议院,那么新的委员任命或者为联邦通信委员会提供必需资金可能会变得比较困难。

业内专家和联邦通信委员会内部人士都预计,拜登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将会收回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放弃的部分权力。此外,联邦通信委员会还有可能迎来其86年历史上的第一位女主席。

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目前状况

在现任主席帕伊的治下,联邦通信委员会"轻描淡写"地大规模放松了监管。支持者说这鼓励了投资和创新,反对者则认为这只是有利于企业,而牺牲了消费者的权益。虽然帕伊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努力将宽带互联网带到农村和部族社区,但它并没有做太多的工作来让低收入人群负担得起这些服务。

拜登上台后,联邦通信委员将如何治理美国互联网?

令包括联邦通信委员会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和杰弗里·斯塔克斯在内的许多民主党人感到惊愕的是,该机构在跟进诸如E-Rate和Lifeline之类的项目时作风拖拉,而这些项目本可以帮助人们负担得起必要的家庭互联网服务。

废除网络中立性可能是联邦通信委员会历史上最具争议的决定之一,被其反对者视为是送给互联网服务商的一份大礼。互联网服务商于是可以向消费者收取更高的费用。帕伊将其称之为”恢复互联网自由",并鼓励互联网服务商投入更多资金,将业务范围扩大到全国各地,而无需担心繁重的监管问题。帕伊的决策遭到了数百万美国人的抗议,无论网上还是网下。与此同时,数百万支持废除网络中立性的评论也被认定是虚假评论。

现在,帕伊对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统治很可能会结束。但讽刺的是,现在他正试图通过改变230条款来给互联网引入更多的监管。230条款是一项具有25年历史的法律条款,允许网站在不为第三方内容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对第三方内容进行适度调整。简单地说,如果Twitter用户在Twitter上发布诽谤你的内容,你可以起诉他们,但你不能起诉Twitter。这一条款使得依赖用户生成内容的网站得以存在。联邦通信委员会本来是一个独立机构,但近年来正变得越来越党派化。特朗普现在希望通过联邦通信委员会来修订230条款,移除其对互联网公司的保护作用,以反对那些他认为过度审查了保守派言论的社交媒体公司。

废除或大幅修订230条款已经成为特朗普共和党政府在其任期后半段的一项主要任务。共和党立法者提出了各种法案,试图改变230条款,以迫使互联网平台保持“政治中立”,以及使他们的审查规则对用户更加透明。但是,到目前为止,种种努力都徒劳无功。特朗普还在今年5月底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试图绕过立法程序,要求联邦通信委员会"澄清"互联网平台可以和不可以调整哪些内容。帕伊主席也愿意同意特朗普总统对230条款的修订要求。但特朗普的命令遭到了人们的嘲笑,他们认为这完全错误,并且与帕伊废除网络中立性时使用的理由自相矛盾。

特朗普治下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仍可能试图在新旧政府更替之前完成230条款的修订任务。但几乎可以肯定,该机构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一任务。

拜登执政后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人员构成

联邦通信委员会只能有来自同一政党的三名委员,目前共和党人占据3比2的优势地位。但在拜登上台后,该机构就不会再是同样的人员阵容了。奥巴马提名的共和党委员迈克尔·奥列利于2019年7月完成了他的第一个完整任期。但在奥列利公开认为联邦通信委员会不应该监管230条款后,特朗普撤销了他的再次提名。特朗普随后提名了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内森·西明顿。西明顿协助执行了特朗普的对抗230条款的行政命令,被视为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

但在拜登上台之前,西明顿并非已是确定的人选。共和党人可能会觉得,在1月份失去对政府的掌控之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此外,他们还可能会选择一位他们自己挑选的委员,而不会选择即将离任的特朗普基于对社交媒体的怨念而看上的人选。

拜登上台后,联邦通信委员将如何治理美国互联网?

然后就是现任主席帕伊的未来。在拜登上任后,他将有权任命新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卸任主席通常在新一届政府上任时离开该机构。但对帕伊而言,这并不是必须的——他也可以选择继续担任委员,直到任期届满,最晚可能到2023年。不过,帕伊可能并不想在联邦通信委员会中扮演一个次要的角色。但是,共和党人可能会要求他留下来。

另一个问题是,拜登将会提名谁作为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新主席。许多人相信拜登会任命一位女性作为新主席,因为联邦通信委员会在其86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位正式女主席。克莱伯恩和罗森沃塞尔被认为是可能的人选。两人都有联邦通信委员会的任职经验,都支持互联网宽带的费用可负担性,并且都支持将Lifeline计划扩大到包括互联网宽带在内。Lifeline目前是一个向低收入人群提供电话费补贴的计划。

当然,拜登也完全有可能提名其他人选——甚至可能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人选——来领导联邦通信委员会。这样的事情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克林顿时代的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里德·亨特,在任命之前并不为人所知,几乎没有电信方面的经验。然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副总统戈尔的大学室友。

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未来任务

很明显,拜登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希望尽可能多地解决数字鸿沟问题。互联网宽带的费用可支付性是其中的一个主要议题。

拜登的联邦通信委员会还将推动5G网络在全国的普及,并腾出更多5G频段。增加5G接入将使更多美国人在更多地方获得更高的上网速度——这是新冠疫情期间美国的一个优先事项。虽然目前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已经在努力进行这项工作,但一些人认为拜登的政府将进一步促进必要的机构间合作,以加快进度。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不同的机构围绕5G频谱展开争斗,也阻碍了开辟更多频段和扩大5G潜力的步调。

在目前这样一个非典型的政府交替时刻,很难说拜登政府最后到底能做到些什么。拜登的过渡团队何时能够进入联邦通信委员会,特朗普政府是否会故意刁难拜登的团队,等等,都是问题。考虑到摆在桌面上的问题——弥合数字鸿沟、恢复网络中立性和扩展5G网络——任何拖延新的联邦通信委员会运作的做法,最终都将损害到各类人的利益。但最终,他们会有一个新的联邦通信委员会。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