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数码手机 >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
投稿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2021-09-13 11:16:54 作者:生命时报 浏览次数:57 字号: T T T

猩猩能有多聪明?

如果你看过“猩球崛起”系列影片,应该会记得结尾那场猿族胜利大逃亡。虽然相比之前初步社会的建立和冷兵器、步枪的出现,这一次精心准备的越狱,似乎算不得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作为猩猩研究者告诉你,这些越狱场景不是电影的凭空发明,而是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呢?

电影的“猿力”固然因为剧情设定而强化了,但是现实中猿的智力其实也远超大部分人的想象。我有幸在非洲的大猿庇护所工作了近十年,亲眼见识了猿力觉醒的厉害;在目睹了黑猩猩和倭猩猩们漂亮地完成许多实验之后,最印象深刻的还是——看他们如何逃跑。

他们为什么逃跑?

首先需要强调,这些非洲庇护所里的猩猩逃跑,绝不是因为他们在这里过得不开心。相反,这些庇护所里他们吃得饱睡得香,有同类的相伴,也有专业兽医的呵护。有些庇护所甚至还有整片热带雨林供他们玩耍。逃出来的猩猩在外面转悠够了,往往就自己跳回去了。

这些庇护所不同于一般的动物园,更不同于《猩球崛起1》里出现的那个极度恶劣的宠物收养所;它们实际上是猩猩孤儿院。对野味的需求导致了许多野生猩猩被偷猎者残忍杀死。留下的猩猩幼儿无依无靠,就流入黑市被当作宠物出售。运气好的小猩猩被解救到这些庇护所,都饱经折磨——丧母、疾病、饥渴、颠簸、肉体和精神上的虐待。在这样的状态下,它们无法在野外自己生存,庇护所为它们提供了恢复的可能。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左上:刚被救回来病情严重的小猩猩;左下:孤儿小猩猩结伴跟着她们的饲养员;右上:生病小倭猩猩的加餐;右中:倭猩猩带队的老鹰捉小鸡;右下:猩猩园舍里有大片的原始森林,你能看出来猩猩在哪里么。图片由作者提供

但是这些庇护所大多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硬件。庇护所长期以来都在超负荷工作,何况随着非法野味和宠物贸易越发猖獗,被救回来的各种猩猩也越来越多。猩猩庇护所基本靠捐款来维持,也就能负担起猩猩日常的饮食医疗和饲养员的工资福利。加上庇护所大多处于基础设施落后的地区,维护和扩建园舍的成本是难以想象的。例如这些地方供电不稳,经常随机停电,围栏上电网就形同虚设,庇护所往往依靠最原始的办法——让饲养员蹲守在围栏的各个角落。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于是,这就让那些精通猿力的捣蛋分子有了可乘之机。

他们清楚围栏外的世界藏着各种好东西。好吃的自不用说,存放蔬果的储藏室和人类用的厨房是他们不会放过的。特别鸡贼的猩猩,还会顺走一些饲养员平时常用的工具——那些平时一直想偷但没机会偷到的东西。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淘气的小猩猩,通常都只是跑出来到处乱窜,碰见什么都翻一翻。在他们眼中,人类的物品无论什么都是特别新鲜的玩具。而且他们似乎很享受被生气的饲养员追赶的过程。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还有单纯就是为了炫技的。逃出来之后哪儿也不去,就静静地坐在围栏外看着还在里面的同伴……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这只黑猩猩逃出来之后就坐在园舍的屋顶看着围栏里面的同伴。| Kara Walker

对于我们研究者而言,数据比什么都重要。万一被他们闯进了我们的工作间,顺走个移动硬盘什么的可就欲哭无泪了……所以我们在庇护所的时候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听到敲门声,先确定门外的是不是人……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小黑猩猩试图扒开门上的木板挤进来我们的工作间。| Christopher Krupenye

如何逃跑?

之所以说逃跑是猿力的绝佳例子,原因之一是他们方式的多样。智力,或者心理学里称之为认知,其实就是灵活运用已有知识来解决新的问题。关键点是,无须通过反复的奖励/惩罚就能把不熟悉的问题给解决了,而且解决办法还可能有不止一个。以下就是他们五花八门的逃跑方式:

挖地道

这是一个特别适合初学者的入门招式,找个泥土松软的角落,顺着往下挖就好了。技术难度不高,还可以你挖完了我接着挖。缺点则是太容易暴露了。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不过要是恰好选中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真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有一天傍晚,庇护所已经对外关门了,我一个人坐在小卖部前歇着。突然间,猩猩的叫声在耳边响起,眼前冒出来一只,两只,三只……整整一群猩猩逃出来了!他们直取小卖部,瞬间洗劫一空。带头的猩猩,嘴里塞着一个苹果;一手拎着两瓶芬达,腋窝下夹着第三瓶,上臂还套着一个不知道哪儿捡来的橡皮发带;而另一只手拖着一张塑料椅子,臂上挂着自己一岁不到的儿子,施施然地往庇护所的湖边走去。湖的对岸,是另一个群的猩猩,逃不出来,只能站在湖边干瞪眼……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这群出逃的猩猩里有一只特别爱挖坑的,早就是重点监视对象。饲养员以为把所有坑都填了,终究还是百密一疏。但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只猩猩根本没有逃出来!他的同伴在大闹小卖部,而他则被饲养员发现孤零零的守在洞口——怂了。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一个没有逃跑的倭猩猩。图片由作者提供

翻围栏

翻围栏首要解决的是电网。一些猩猩发现了干的木头不导电,所以他们会收集又长又粗的枝条用来撬电线。但是他们能找到的枝条一般都不足以造成什么破坏,因为饲养员会在打扫的时候把粗的收走。所以,你总能在围栏边上找到许多被猩猩遗弃的“作案工具”。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但是,你以为这就能阻挡猿力高超的猩猩?有些庇护所会在园舍里用木材搭建几个供猩猩们攀爬玩耍的“亭子”。第一次去庇护所的时候,我发现总有那么几只猩猩特别喜欢在亭子上呆着,仔细研究每一根木材。直到有一天,当我看到其中一只猩猩把一整根木头给拆了出来拖到围栏边上,笨拙地把它竖起来准备架在围栏上的时候,我恍然大悟——在逃跑高手的眼里,每一根木材都是一把云梯!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此外,你还会发现有的猩猩喜欢安静地坐在围栏边上,啥也不干。但你耐心看一会儿,你会发现他们不时用手背迅速的碰一下电线。因为庇护所经常停电!只要让他们发现停电了,还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爬出来呢?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换用光滑的水泥墙,他们就爬不出来了么?太天真了。他们还会叠罗汉!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你猜猜被踩着的那位是高等级还是低等级的?| Alexandra G。 Rosati

不过,我猜他们不是彼此事前商量好这么干的。因为总是高等级的猩猩把低等级的拉到墙边,然后毫不客气地踩上去了……

开锁

我们每天开始研究的第一件事是检查每个锁是否锁上。庇护所的猩猩都清楚——锁是自己面前这扇门能不能开的关键。所以他们总是反复检查哪个锁饲养员忘记锁了,特别是长锈的旧锁,经常看似关上了实际却没有。

当然了,庇护所里的门基本都有两个以上的锁,重要的关口甚至用双重门设计。但这不妨碍猩猩们对锁的痴迷。因为只要发现了一个没合上的挂锁,哪怕逃不出来,他们也会成功偷到一个宝贝——不光会让自己瞬间成为同伴的焦点,而且饲养员一定会用重礼换回去。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万幸的是,貌似还没有谁搞明白了钥匙和锁的关系。有些猩猩知道钥匙是饲养员另一个特别宝贝的东西,所以会千方百计地偷有些更是知道“开锁需要往锁孔里塞些什么东西”。饲养员千方百计拿回被偷走的锁之后,常常发现锁孔里塞满了各种你想象得出的,想象不出的,以及想象得出但不愿意去想的东西。最厉害的一次,偷锁的猩猩不知道从哪儿又搞来一把遗失多时的钥匙,可惜那钥匙不是开这把锁的。要知道猩猩的力气是人类的五倍以上,所以饲养员最后要回来的是一个锁以及插在锁孔里的半截钥匙……

人类的终极大招

上述的事例大都发生在多年以前。现在逃跑几乎不再发生了,一般的游客也可以放心游览这些庇护所。不光因为这些地方的基础设施逐渐完备,也是由于工作人员找到一个更省心的办法——把猩猩放到小岛上。

这些小岛一般都无人居住,被热带雨林覆盖,有充足的空间供大群的猩猩活动,甚至有野生果树供猩猩觅食。饲养员只需要每天划船过来投喂食物,偶尔登岸做做健康检查。和人类不一样,猩猩的身体结构使得他们非常适合在水里往下沉……所以水是已知最有效屏障!

至少愚蠢的人类是这么认为的……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Sunday趁人不注意跳上了一艘船,船漂出去后不久被追上了,只能灰溜溜的被拖回去。| Vanessa Woods

起码……他们还不会伐木做船嘛!

在相互交锋之中

觉醒的猿力

猿力之所以能在逃跑的时候展露无疑,是因为这是一个和人类相互竞争的场景,而竞争正是最利于激发出猿力的。

研究智力是如何演化的科学家,把智力分成两大类:和物理环境打交道的“生态智力”,以及和他人打交道的“社会智力”。科学家们重点关心的是后者——虽然物理环境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社交场景里遇到的问题要复杂得多。社交智力的复杂程度随着他人数目的增加而呈指数级增加,所以它一直以来都是研究的重点。

其中最受人关注的一个领域就是心智理论,俗称“读心术”。简单来说,就是理解他人心理状态的能力。举两个例子:

“为了不让守卫发现,我得趁他转过身之后迅速通过这里,而且不能发出一点声响”

“下一季龙母知道雪诺是她侄子之后一定很崩溃吧”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科学家们都没能在猩猩身上发现类似的能力。比如一个特别简单的实验。在左右两边各放一个罐子,实验者往其中一个里藏一粒花生仁,但同时用挡板挡住猩猩的视线,不让它看见具体藏在哪一个罐子。这时候实验者指着放有花生仁的罐子,然后让猩猩二选一。

这个实验看似十分简单,人类小孩和狗都能轻松搞定。奈何猩猩一直表现挣扎,通常得经过经过几十甚至上百次的重复试错,才勉强学会选择手指着的那边。

难道猩猩不懂实验者能知道食物在哪里?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猩猩、花生实验。|Herrmann et al.2006

可是,后来有人把实验做了一个简单的改动。他们让实验者先在做实验之前和猩猩建立一种竞争关系——连续几次把猩猩面前的香蕉夺走。然后再给猩猩做上文的实验,只是把实验者的手势从“用食指指”换成一个“禁止“的手势。结果,猩猩马上就做对了,毫无压力。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将“指定”手势换成“禁止”手势再次进行实验。| Herrmann et al。 2006

原来,猩猩真正不能理解的是实验者“我想让你吃好吃的”这番好意。只要把实验场景换成“我不想让你吃好吃的”,各种“读心术”瞬间解锁!

从此,人们通过构建各种不同的竞争场景,逐渐发现猿力原来如此厉害。比如说这个实验:两只猩猩面对面坐着,中间放着一块木板,其中一面粘着两条一模一样的长条状饼干。每条饼干都从木板的上沿露出一截,但一条露出一大半,另一条只露出一小段。其中一只猩猩能看见贴饼干的这一面,所以清楚饼干是一样长的。但是坐在对面的猩猩却只能看到两条饼干露出那段,会产生错觉以为露出多的那一条比较长。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猩猩、饼干实验。|Karg et al.2016

实验的关键是,实验者先挡住被试的视线,让竞争者先挑要哪根饼干,却不马上把饼干取下来。轮到被试挑的时候,她必须挑没被对方选中的那根,否则就没吃的了。也就是说,她需要猜竞争者刚才会选哪根。如果她站在竞争者的角度来看问题,她就会预测对方会受错觉的误导,选了突出来一大截的那根饼干,从而她就会选另一根。

果然,在竞争的刺激之下猿力觉醒,被试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最后的猿力召唤者

猩猩逃跑,只是他们运用猿力和人类打交道的众多例子里的一个。就算在野外,随着人类的不断扩张,也已经很难找到没有被人类活动影响的猩猩了。在猿力的支撑下,他们都在努力地适应这个被人类迅速改变着的世界。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图A:在几内亚比绍过马路的黑猩猩;图B:用棕榈果实和树叶喂养的红毛猩猩;图C:刚果民主共和国万巴的倭黑猩猩,正在检查成年母倭黑猩猩手指上的金属圈;图D: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的山地大猩猩正在剥桉树树皮。| Hockings et al。 2015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过马路时,黑猩猩会根据马路的宽度而调整通过的方式。越宽的马路,就意味着着越长的时间暴露在空旷的平地之中,猩猩过马路前往往会花更多的时间在路边观察。马路宽的时候,雌性会先行,高等级的雄性则主动殿后;马路窄的时候则相反。

在流行用设捕兽夹抓野味的地区,有些黑猩猩学会了如何安全地触发捕兽夹使其失效,而另一些则学会了将夹住同伴的夹子移除。

在人类聚居地附近生活的猩猩,会在食物短缺的时候去农场挖地瓜吃,还会偷石器回森林里砸坚果。为了能尽可能多地将这些稀缺资源带回森林里,他们经常主动的直立行走——腾出双手好拿更多的行李!

挖地道、翻围栏、偷钥匙……这些猩猩为什么要逃跑?

试图使用石器开坚果的黑猩猩。| Carvalho et al。 2012 Current Biology

如何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人类世界,将关系到这些最后的猿力召唤者的命运。在人类到来之前,这个星球也曾经是货真价实的猩球。猿类的黄金时期持续了至少1500万年,多达40余种猿类在非洲和欧亚大陆繁衍生息。但是今天,仅靠猿力已经远远不够了,毕竟猿力的局限很明显。如果说竞争是唤醒猿力的关键,那么其局限就在于难以合作。猩猩们有复杂的“读心术”,却难以理解他人的好意。而那种彼此包容、主动分享、相互扶持的强大合作能力,正是人类最为特别的东西。

但是人为何拥有这些东西?达尔文曾写道:“……最大的难题便是人类的智力和道德倾向何以达到如此高的标准……”。只有清楚了猿力究竟是什么,和人类的智力有何差异,我们才能解释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

猿的物种存续取决于人。但是人对自身的理解,又不可能脱离猿的存在。

参考文献

1.Darwin, C。 。 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Vol。 1。 。

2.Herrmann, E。, and Tomasello, M。 。 Apes’ and children’s understanding of cooperative and competitive motives in a communicative situation。 Dev。 Sci。 5, 518–529。

3.Karg, K。, Schmelz, M。, Call, J。, and Tomasello, M。 。 Differing views: Can chimpanzees do Level 2 perspective-taking? Anim。 Cogn。

4.Hockings, K.J。, McLennan, M.R。, Carvalho, S。, Ancrenaz, M。, Bobe, R。, Byrne, R.W。, Dunbar, R.I.M。, Matsuzawa, T。, McGrew, W.C。, Williamson, E.A。, et al。 。Apes in the Anthropocene: Flexibility and survival。 Trends Ecol。 Evol。 30, 215–222。

5.Hockings, K.J。, Anderson, J.R。, and Matsuzawa, T。 。 Road crossing in chimpanzees: A risky business。 Curr。 Biol。 16, 668–670。 Available at:

6.Carvalho, S。, Biro, D。, Cunha, E。, Hockings, K。, McGrew, W.C。, Richmond, B.G。, and Matsuzawa, T。 。 Chimpanzee carrying behaviour and the origins of human bipedality。 Curr。 Biol。 22, R180–R181。 Available at:

7.Hare, B。 。 Survival of the Friendliest: Homo sapiens Evolved via Selection for Prosociality。 Annu。 Rev。 Psychol。 68, 1–32。

题图来源:河马叔叔

一个AI

是时候再发一遍这个36秒的视频了……

本文来自果壳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