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投稿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2021-11-24 09:28:51 作者:娱乐那点事 浏览次数:86 字号: T T T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元宇宙元年,聊聊人类如何进行“两栖”生活

现实生活中,如果你想寻找一家餐厅吃饭,你会怎么做?通常是在你到达了具体位置后,再打开大众点评、小红书等工具,在真实的物理世界和抽象信息之间建立连接。而“空间互联网”其实是希望未来用户能够像“钢铁侠”一样,走到一个街区,不需要打开手机,面前就有一个虚拟管家,介绍附近新开餐厅、常去餐厅信息,并强烈推荐几家你喜欢的餐厅。

这是科技专家描绘的未来生活,这里说的“空间互联网”就是元宇宙,有可能成为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形态。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元宇宙的概念首次出现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中,书中描绘了一个称为元宇宙的多人在线虚拟世界,并早在社交网络到来前就预言了未来虚拟时空中的人类社交与其他活动。元宇宙指的是通过技术能力在现实世界基础上,搭建一个平行且持久存在的沉浸式虚拟空间,用户可在其中进行文化、社交、娱乐活动。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沈阳教授认为,元宇宙是概念和技术的关系,是一个探索性的概念,其核心内涵包括虚实融合、以用户生产为主体、具身互动、统一身份、经济系统五个部分,是整合了多种新技术的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元宇宙仍是一个不断发展、演变的概念,不同参与者以自己的方式不断丰富着它的含义。”

沈阳教授分析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加速了社会虚拟化,在不断完善的疫情防控政策下,全社会上网时长大幅增长,“宅经济”快速发展。线上生活由原先短时期的例外状态成为了常态,由现实世界的补充变成了与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线上与线下打通之后,人类的现实生活开始大规模向虚拟世界迁移,人类成为现实与数字的“两栖”物种。因此,2021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虚拟化的临界点。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广告学系主任胡振宇认为,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吸纳了信息革命、互联网革命、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

“沿着这个技术逻辑,我们可以想象‘元宇宙’借助VR、AR、智能穿戴设备等数字技术手段,创造出一种新的深度沉浸式的虚拟交往空间,进一步用数字化的形式弱化现实世界空间上的隔离感,使得虚拟交往成为人类交往的重要形式和内容。”胡振宇说,毫无疑问,新的交往形态会产生新的商业机遇,这将为资本扩张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也就不难理解元宇宙成为一段时期以来全球股市热捧的概念。

元宇宙究竟有多火?

近期,元宇宙像龙卷风一样瞬间席卷整个科技圈、社交媒体和朋友圈,更有业内人士将2021年称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呈现超出想象的爆发力。

元宇宙概念大热,科技公司自然是首当其冲,扎克伯格宣布将Facebook更名为Meta、苹果宣称2022年将推出苹果头盔,微软宣布计划将旗下MicrosoftTeams变成“元宇宙”。国内巨头也不甘寂寞,阿里、百度、腾讯、字节跳动、华为等都积极躬身入局。

11月11日,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举办揭牌仪式。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是中国移动通信领域唯一一家全国性的社会团体,成员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而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于10月15日获批成立,是国内首家获批的元宇宙行业协会,致力于推动元宇宙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提出,元宇宙是第三代互联网,也是全球创新竞争新高地。元宇宙作为前沿数字科技的集成体,应用到全社会的各类运行场景,实现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将开启人类数字世界的全新空间。

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

“我们现在看互联网,都是平面的互联网,整个互联网资讯,都分布在一个手机界面上,是平面的。如果VR技术铺开后,人人都通过VR上网,现实世界和虚拟现实技术交互,而不是通过手机上网,那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将改变。这也是元宇宙概念火爆的原因。”天津大学智能与计算学部软件学院翁仲铭副教授说。

“我曾经提出过有点类似元宇宙的概念,虚跟实的交替。”翁仲铭副教授说,例如游客进入北京圆明园古迹,只能看到现存的几根柱子以及曾经的黑白照片,游客只能依靠想象和讲解员口中的描述将圆明园曾经的辉煌浮现在脑海中。但如果是利用元宇宙,游客可以看到曾经的圆明园拔地而起,不仅有建筑,还有周边的布景以及在市井中走路、交谈、游玩的虚拟人物。当游客进入古迹,走在虚拟的建筑中,才可以看到以前圆明园真正的样子,与虚拟的人物并肩前行,身临其境。

翁仲铭副教授说,天津的大沽口炮台,非常著名。但可玩性并不强,可看的东西还比较少。曾经的炮台的气魄感受不到。如果在现场,游客带上AR头盔,进入虚拟世界,呈现大沽口炮台的原貌,甚至有虚拟的士兵从运送炮弹、装填再到发射全部呈现,游客通过元宇宙相关设备回到当年,感同身受。这个时候虚拟货币也可以出现,可以在虚拟的空间里赚取和消费。游客参加游戏可以赚到虚拟元宝,再到其他店铺换取或者购买礼物,这就是商业升级、创作升级。这是可以落地的元宇宙产业,这也是普通人真正能接触到元宇宙的形式。

沈阳教授认为,大规模元宇宙的产品化进程还十分遥远,但虚实融合已是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结合天津科技创新产业政策优势,本地科技企业可以有选择地发展相关新技术,比如:VR、AR、云计算、数字孪生、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智能硬件,以及相关行业,包括智慧城市、智慧园区、智能汽车、电子商务、数字旅游、教育类游戏、心理治疗、老人陪伴、国潮时尚等。

元宇宙如何影响生活?

在沈阳教授看来,一方面元宇宙因具身交互、沉浸体验及其对现实的“补偿效应”而具备天然的“成瘾性”,虽然我们的愿景是让人们在虚实之间自如切换,但沉迷风险必然存在,这与近期国家对游戏等产业的监管加码也相呼应。另一方面,倘若虚拟世界的价值理念、交互逻辑、运转规则和现实世界出现明显分化甚至是异化、对立,使得沉浸在虚拟世界中的人对现实世界产生不满、憎恨、仇视等负面情绪。此外,过度沉浸在虚拟世界亦有可能加剧社交恐惧、社会疏离等心理问题,抑或影响婚恋观、生育率、代际关系等人际问题。

胡振宇副教授也提醒说,元宇宙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新可能的同时,也必然会带来新的问题。正如《经济学人》杂志刊发的文章称:“通过使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虚拟角色和计算机生成的栩栩如生的影像,元宇宙会进一步消除人类线上和线下生活的边界。”也就是随着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边界的消融,人们将承受这种看似没有极限的消融所带来的交往压力。对于适应互联网技术引发交往焦虑的当代人来讲,元宇宙势必将增加这种焦虑,进而对人的精神世界持续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可以想见,元宇宙中极致化的沉浸体验可能会让人们产生现实与虚拟的混乱情绪,加深对现实世界的疏离感,进而对人们产生持久的负向心理影响。在“网瘾”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人们有理由对元宇宙可能带来的“虚拟致死”保持警惕。人类因为交往产生意义,交往过载会造成意义的泛化,导致人对自我价值的虚空感。如果遵循这个逻辑深思下去,元宇宙中的虚拟交往会进一步加重人对人本身存在意义和价值的不确定感,有学者批判,元宇宙可能会带给人类交往的深度内卷化。

此外,从时间角度看,当人们将现实时间不断挪用为元宇宙的虚拟时间,必然导致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对于时间的争夺状态;从空间角度看,元宇宙虚拟空间不断侵蚀人们的现实空间,也必然会造成人们对空间感的迷茫。人本质上是一个受限的时间存在物和受限的空间存在物,而元宇宙很可能将人的现实肉身与数字肉身带入一种矛盾态。胡振宇副教授说,元宇宙作为一种所谓未来的平行空间,其商业价值当然可以去尽情想象,但是人们要对其可能带来的交往陷阱保持审视和警觉。

元宇宙,是概念还是未来?

技术渴望新产品,资本寻找新出口,用户期待新体验,这是“元宇宙”概念在今年大爆发的主要原因。不少国际知名咨询企业看好元宇宙的未来,如彭博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元宇宙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市场规模,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沈阳教授归纳说,如果VR、AR应用,具备社交性、开放性、经济性、分身性等可以称为标准版元宇宙应用,如果所有属性都具备,而且还有触觉、温度感知等多种器官体验,可以称为高配版元宇宙应用。目前标准的元宇宙应用层级,VR、AR、裸眼3D等应用,2021年全球设备销量在1000万套左右,现在包括天津在内的城市都有一些VR、AR体验馆,还没到大众普及的阶段,但是在医疗、教育领域都有非常多的应用。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虽然元宇宙还处于概念期,但是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与骗局已经有滋生的苗头。一些知识付费项目甚至把元宇宙包装成未来科技的唯一出路,仿佛谁没上这趟车,就要被时代所抛弃,以贩卖焦虑的方式推销所谓的网络课程。有关元宇宙概念的书籍从几十元到上百元,销量可观。“对待新鲜事物,我们需要保持好奇心,因为这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同时也要保持必要的警戒心,不能人云亦云,盲目跟风。警惕商家的套路和骗局。”翁仲铭副教授提醒说。

“元宇宙目前是概念的意味更多些,基础硬件亟待升级,不能说没有,但是绝不能说马上实现。”天津2037VR连锁体验馆负责人陈先生坦言VR的主流游戏已经推出很多年,但一直没有更新,差不多两年时间都没有出新的作品。新鲜感少,用户体验也会减少。目前市面上好玩的VR游戏只有二三十款,但并没有一款像手游LOL、王者荣耀这类耐玩的游戏。“我们经营VR体验馆来玩的基本都是新客,首次体验还可以,但玩第二次、第三次的用户非常少。”陈先生说。

沈阳教授认为,由于元宇宙产业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具有新兴产业不成熟、不稳定的特征,未来发展不仅要靠技术创新引领,还需要制度创新的共同作用,才能实现产业健康发展。从产业发展现实来看,目前元宇宙产业仍处于“社交+游戏场景”应用的奠基阶段,还远未实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元宇宙的概念布局仍集中于XR及游戏社交领域,技术生态和内容生态都尚未成熟,场景入口也有待拓宽,理想愿景和现实发展间存在漫长的“去泡沫化”过程。

还有一种声音则是,元宇宙是VR、AR的重新包装。

“元宇宙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经典概念的重生。”翁仲铭副教授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元宇宙是新炒作的概念,其实就是AR、VR等技术的升级版,是在XR、区块链、云计算、数字孪生等新技术下的概念具化。比较不一样的是元宇宙打开了一个比较大的视野。元宇宙是在传统网络空间基础上,伴随多种数字技术成熟度的提升,构建形成的既映射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同时,元宇宙并非一个简单的虚拟空间,而是把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囊括进一个永续的、广覆盖的虚拟现实系统之中,系统中既有现实世界的数字化复制物,也有虚拟世界的创造物。AR、VR比较局限于某个游戏场景,虚拟现实比较偏向游戏,十分受限。而元宇宙创造一个新的空间,拥有新的人生,融合新的世界观,开启新的生活。元宇宙进入更高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创造新的人物,在新的世界中学习、工作、用虚拟货币进行交易。“对于我来说,元宇宙没什么好操作的,只是把它当作新技术的延伸。”翁仲铭副教授说,“VR、AR产生不了更多的需求后,研发也跟着没落,这也是近年来VR、AR相对落寞的原因,而元宇宙是VR、AR的重新包装,使其再度回到大众的视野中。”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