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国防武器 >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
投稿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2019-11-04 09:46:59 作者:俏丽多姿 浏览次数: 字号: T T T

昨天,“多炮塔舰队”转载了“帧察”的这篇文章,准确指出了俄海军陆战队当前面临的一大困境:部队要扩编了,但投送能力、尤其是两栖攻击舰等大型两栖作战舰船的建设却没跟上。

今儿个杨爱红就来聊聊这个问题可能的解决之道。废话不多说,结论已经很清楚了:俄罗斯如果想要在最近几年之内为其海军装备两栖攻击舰,向中国求助是最靠谱的选择。本文就此“虚构”了一番俄海军来沪东厂考察075的场景,

——这不是杨爱红一个人突发奇想。自从俄罗斯从法国引进“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计划流产之后,转投中国的声音就不绝于耳;2019年9月25日,中国首艘国产两栖攻击舰在上海下水,博得世人瞩目,此后又有更多关于俄罗斯从中国引进两栖战舰的风声传出。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实船拿出来,就是最好的广告。

这些风声往往被认为是中国国内网友捕风捉影甚至一厢情愿式的幻想,当前也确实尚无公开权威信息显示俄方有意从中国引进大型两栖战舰。杨爱红不是绍伊古大将的侄子,自然也拿不到什么内幕信息。不过,俄罗斯舰船工业的情况是公开的,扳着指头就能数清楚。

目前,俄罗斯船舶工业的大部分船舶总装厂、维修厂、配套企业和设计单位归属“联合造船公司”。该公司是俄罗斯政府对其船舶工业进行宏观管理和内部协调的机构,其旗下各单位按地域分属北方、远东、西部等几个地区集群:

北方地区集群,以北德文斯克和摩尔曼斯克这两座城市为核心,除了建造“戈尔什科夫”级护卫舰等俄海军新一代主力中型水面舰艇,还承担着俄罗斯海军核潜艇的建造和核动力巡洋舰、航空母舰等大型舰艇的改装和维修任务,“库兹涅佐夫”这倒霉孩子的事儿还没理清楚,“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核动力巡洋舰的改装工作更是一再跳票。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把港池的水抽干、充作临时干船坞用来改装大舰(先是“戈尔什科夫”号载机巡洋舰改成印度“维克拉马迪亚”号航母,再是“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核动力巡洋舰的现代化改装,这一“临时”就临了十几年),能做出这种剑走偏锋、奇技淫巧的施工方案,俄罗斯的工程人员也是尽力了。

远东地区集群,原本船舶工业不甚发达、以修理/拆解舰船为主。近年来,在中韩等国的帮助下,位于海参崴附近的红星造船厂凤凰涅磐、异军突起,新场地、新设备不断上马,有望成为俄罗斯海军未来的大型舰船的摇篮,甚至可能具备建造大型航空母舰的硬件条件——从红星造船厂目前的建设进度、经营情况和人员培训进展来看,这个“未来”乐观估计在十年之后。

西部地区集群,以圣彼得堡为核心,如今头号任务是忙着建造新一代大型破冰船,产能非常紧张,已经有项目拖期了;此外加里宁格勒也有一定产能,除了生产出口转内销的“塔尔瓦”级护卫舰,近年来(确切地讲是近15年来)还有着两艘“伊万·格伦”级“大型”登陆舰的建造记录——满载排水量6000吨的“大型”登陆舰,相对于前辈“伊万·罗戈夫”级来讲已经小了很多,相对于当今世界主流两栖攻击舰来说更是微不足道。

除了上述三个主要地区集群,在夺取克里米亚之后,俄罗斯又收获了此地的船舶工业,但此处的生产经营状况堪忧,目前大致仍处于“PPT造船”的状态。——实际上,“PPT设计”“PPT造船”差不多已经是俄罗斯船舶工业的普遍状态,绝大部分厂区都面临着设备老旧、管理混乱、成本高昂、效率低下、拖期严重的问题。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涅瓦设计局摆出来的模型倒是挺像那么回事。

凭借这样的船舶工业基础,想尽快为俄海军提供靠谱的两栖攻击舰,无异于痴人说梦——俄罗斯人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前些年才急吼吼地与法国人合作,想蹭法国人的技术、引进“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无奈天不遂熊愿,两艘“西北风”级眼看着完工了却被截胡,个中故事杨爱红就不再赘述了。

放眼全球,技术上有能力建造俄海军急需的两栖攻击舰的国家也就那么几个: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日本、韩国都建造过两栖攻击舰或者与之类似的轻型航母,但政治上都不可能为俄罗斯雪中送炭;剩下的也就只有中国了。下面就来看看中国的船舶工业是否能满足俄罗斯海军的需求。

2018年8月,在俄罗斯举行的“军队-2018”防务论坛上,中国展台上就有搭载卡-52K舰载直升机模型的两栖攻击舰模型(但其外观更接近于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与中国首艘两栖攻击舰有较大差异)。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最近呢,中国船舶工业整合迎来标志性事件:10月25日,也就是中国首艘两栖攻击舰举行下水仪式后一个月,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南船”)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北船”)正式合并为新的中国船舶集团公司。不过,原南北船各自旗下的设计院所和船舶建造企业的科研生产工作,尤其是军品设计建造工作,并未受到什么直接影响。

目前,原“南船”旗下的、位于上海的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仍然是中国唯一的两栖攻击舰和综合登陆舰生产单位,同样是原“南船”旗下的、同样位于上海的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即708所)也仍然是中国唯一的两栖攻击舰和综合登陆舰设计单位,这两种大型两栖作战舰船的设计生产任务尚无向其它城市或其它兄弟单位扩散的迹象。

换句话说,杨爱红如果是想要在中国倒腾点好货的俄罗斯国防部工作人员(就叫伊万·杨卡洛夫好了),那么肯定是要往上海跑的。到了上海,伊万·杨卡洛夫能看到什么呢?

首先,飞机在进场降落浦东国际机场之前,如果天气够好、并且伊万·杨卡洛夫恰好坐在窗边的话,伊万·杨卡洛夫会看到长兴岛上几条生产线繁忙的生产景象。飞机降落之后,伊万·杨卡洛夫特别心急,把行李寄存在酒店之后就在中方人员陪同下直奔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当然能看到黄浦江边又大又白的中国首艘两栖攻击舰,如果再仔细看看,没准还能看到更多东西,比如@央广军事 拍的照片里的那根杆子(箭头所指):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在船厂干过或者对现代造船流程有点了解的朋友,都不难看出,这种立在船坞边上的杆子是定位杆,远看不起眼、近看也有几十公分粗,半船起浮时发挥作用:为了充分利用大型船坞的空间,一座大型船坞内往往可以容纳多艘船舶同时进行总组作业,但各船的进度通常并不一致、各有先后,上一艘船可以出坞、移到码头进行后续舾装作业了,下一艘船可能才造到一半;此时就需要在上一艘船进行出坞作业的同时对下一(半)艘船进行半船起浮作业,随着船坞内水位升高,二者同时浮起,前者被拖出坞,后者则通过构件“套”在定位杆上、可以沿着定位杆上下运动,前者出坞后再关闸排水,后者就沿着定位杆落下、“坐”回原来的墩位上。

当然,定位杆不会只有一根,半船起浮作业也不是只靠几根定位杆就可以完事儿,这需要船厂精心组织施工、各部门紧密配合,才能保证作业安全、落墩精准。(别说半船起浮,搞不好整船起浮都有可能出事儿,——此时印度人打了个喷嚏。)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伊万·杨卡洛夫看到这样的定位杆,肯定会再伸长脖子瞧瞧船坞里面、定位杆旁边是个什么大宝贝,然后心里有数:中国人,靠谱!就靠黄浦江边的这么一家船厂,不但能以惊人的速度满足中国海军对大型两栖作战舰船的需求,甚至还能顺便给泰国海军整点综合登陆舰、给巴基斯坦海军整点护卫舰什么的——关键是工期有保证,合同上写的明年三月交船,就只会提前到二月、绝不会拖到四月,这对求舰心切的俄罗斯海军尤为重要。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人在圣彼得堡的船厂里望向船台上的“现代”级驱逐舰时,大概就是上文里的伊万·杨卡洛夫这个样子吧。风水轮流转,二十多年过后,已经轮到中国人向俄罗斯推销军舰了。当然,参考之前俄法两国在“西北风”级项目上的合作模式,针对俄罗斯海军的直升机和坦克装甲车辆等装备特点修改设计、将舰上部分武器换成俄罗斯制式武器自不用多说,俄罗斯人还很可能会要求俄方企业(比如离上海最近的红星造船厂?)承担一些建造工作,甚至最终引进图纸由红星造船厂自行建造——但愿红星造船厂到时候能有足够多的技术工人吧,如果不够的话,没准中方还会像援建巴基斯坦卡拉奇造船厂F22P护卫舰项目一样派人到红星造船厂进行援建。

俄军想造两栖攻击舰或只能求助中国 可借鉴这些经验

从1200吨级龙门吊到4万吨举力浮船坞,红星造船厂已经换上了一整套“中国制造”,从1990年代的一家靠着拆退役核潜艇勉强维持生存的老破小厂摇身一变,鸟枪换炮成为俄罗斯硬件条件最好的现代化造船企业。近年来,俄罗斯也以北极亚马尔半岛油气开发项目为筹码,要求中韩两国造船企业与红星造船厂进行更多“合作”——俄罗斯人打的如意算盘:中韩船厂造好LNG船,然后拖到红星造船厂刷层漆,就算作红星造船厂的产品了。

写了这么多,其实杨爱红也没有脱离“推测”“猜想”的范畴。不过杨爱红相信,此事很快会有着落,毕竟大势摆在那里,普大帝、绍伊古真的等不起了。(作者署名:炮塔舰队  杨爱红)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财经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财经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