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 文化教育 > 海外中文教育:异国他乡 师生情深....
投稿

海外中文教育:异国他乡 师生情深

2020-09-11 14:52:03 作者:梦想家 浏览次数:75 字号: T T T

9月10日是中国教师节。从事国际中文教育的教师虽然浪迹天涯,但对于自己人生事业的选择无怨无悔,更觉得投身其中倍感幸运。想起课堂内外的点滴,他们为学生热爱中文而感动,为学生的学习热情所鼓舞。

珍藏学生的三封信

许 安

“您好,许安老师,我是您的学生瓦德娜。您好吗?愿您一切都好。请您不要忘记我们,希望您能尽快回来看我们。”飞机刚刚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就收到了一封来自我所教的斯里兰卡学生的邮件。瞬间,在斯里兰卡教中文的情景涌现在眼前。

9个多月的的海外中文教学经历,让我在见证学生们汉语水平提高的同时也收获了许多爱的故事,在我的行李箱中,就有三封学生写给我的信,让我分外珍视。

“教师节快乐”

每年10月6日是斯里兰卡的教师节,去年的教师节,我也和本土教师一样在当天收到了一封写有“送上最诚挚的祝福”的教师节贺卡,落款是我所任教的兰比尼中学。接过这张贺卡时,我有些不敢相信,心里想:“这是给我的吗?”那时我到斯里兰卡仅半个月,只上过6次课,收到这样的教师节礼物让我在惊喜之余,也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我正式开始在兰比尼中学孔子课堂的中文教学时,学生的中文学习已中断半年。步入教室,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们对即将开始的中文教学的期待和欢喜。汉语水平口语考试中级学员叶诗诗见到我的第一眼,就激动地反复确认道:“您是我们新的中文老师吗?我们终于可以上课了吗?”

我更记得,因我在汉语水平考试二级班级的首堂课上测试学生中文水平时进行了简单的“生日问答”,学生们竟因此记住了我的生日,并在生日当天为我做了生日蛋糕。真的是吃在口中,甜在心底。

我更将在教师节那天收到的贺卡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只为时刻提醒自己快速完成从学生到教师的身份转变,一定要成为一名认真负责的汉语教师。

“老师,对不起”

“请保持安静,请大家坐在座位上……”每周三的中小学生汉语考试一级课程的学生是6到12岁的活泼好动的儿童,课堂秩序问题着实让我头疼了一阵。

记得有一次,一个6岁学生在中文课上“大闹天宫”——吐口水、扔书包,还乱涂乱画,使得原本相对安静的课堂立马乱成了一锅粥。学生们互相打闹、追逐嬉戏,“保持安静”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淹没,我也如透明人一般站在讲台上。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课堂秩序问题。等到学生们逐渐安静下来,我便和他们再次约法三章——课上保持安静;有问题请举手提问;课堂中断超过3次将取消“电影时间”。听到可能取消“电影时间”,孩子们纷纷坐回座位,可是还没过一会儿,又开始闹腾起来。“很抱歉,孩子们。由于你们一直不能保持安静,按照约定,今天的‘电影时间’取消了。”我严肃地说道。一些学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满脸都是愧疚和失落,另一些学生觉得有些冤枉和无辜,因为他们在教室里一直都比较安静。看到学生的反应,我开始反思自己,也再次和学生进行沟通。课后,我还向教学经验丰富的本土教师请教如何解决课堂秩序问题。

一周后的课上,当我写完板书回过头,看到学生们走到讲台前并拿出了他们亲手装饰的道歉信,上面写着:“我们很抱歉,打扰您上课了,我们不该在教室吵闹,保证不会再打扰您了。”信的另一面是全班同学的签名,底部画着一颗小小的爱心。在收到这份精美的道歉信的同时,我似乎也和学生一起成长了。

“谢谢老师,再见”

疫情期间,学校停课,使得师生重逢成了奢侈。当得知我要回国时,学生林莎妮趁着解禁间隙给我送来一封信。她在信中写道:“谢谢您教我们中文。尽管您只教了几个月,但是您的鼓励让我更爱中文了。因为您,我能够写汉字了,谢谢!希望您喜欢斯里兰卡。”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只能顶着自己胡乱修剪的头发、戴着口罩和她在公寓门口合照一张以作留念。

学生友善爱也写下她对我的祝福:“一路平安,保重!非常开心遇见您并向您学习。”“友善爱”是我帮她起的名字,起名时她告诉我,希望名字里包含“中国和斯里兰卡世代友好和自己能成为一个友善并传播爱的人”两个愿望,在我列出的名字中她将“友善”和“爱”加以组合,便有了自己的中文名。

虽然已经回到国内,但耳畔的祝福、手中的信件和点点滴滴的回忆已铭刻心间。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斯里兰卡有一群热爱汉语、温暖阳光的学生。

在短短9个月教学生涯中收到的3封信,见证了中文的魅力。

在泰国任教:“遇见你们是我的幸运”

李文静

回国已有几个月了,前几天翻看相册里的照片时,脑海中不时浮现出在泰国教中文的点点滴滴,像过电影一般,每个片段都历历在目。不是黑白的老式电影,而是五颜六色、充满欢声笑语的宝贵回忆。

“老师,你好!”

“老师,你好!”——这是我回想起来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不仅来自学生,也来自泰国的老师们,令我感到十分幸福,同时也感受到了热情温暖的力量。

初到乌汶府的娜丽努功中学任教时,我有点不太习惯,不知道如何去了解学生、拉近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但一次下课后,我走到楼梯口,几个女生看见我,带着微笑开心地用中文对我说:“老师,你好!”起初我有点惊诧,因为她们并不是我教的学生,但那份热情却深深地感染了我,明媚灿烂的笑容一直印在我的记忆中。

而且,不管一天内遇到我多少次,学生们次次都热情饱满地和我打招呼,我也会乐此不疲地进行回应。

办公室里有很多老师,不全是泰国老师,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外教。当然,这些老师几乎都不太会说中文,但他们却会用中文同我亲切地打招呼:“Kaimook老师,你好!”并问我一些其他的词用中文怎么说,这种热情让我十分感动。

“Kaimook”是泰国老师送给我的泰文名字,意为“珍珠”。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它伴随了我整个在泰国的时光。因为老师们的热情和友善,我逐渐融入集体中,并找寻到了自己的意义。

“中文很有趣”

赴任之前,我听一些老师说,泰国学生在课堂上很活泼。但我发现,在我的班级中,学生并非这样。高二班的学生一到上课就鸦雀无声。我尝试过将一些游戏带入课堂,比如音乐传物、你画我猜等,但都无法带动课堂气氛,这让我一度感到十分挫败。

于是,我开始反思并向上一届汉语教师志愿者寻求帮助。后来,我了解到,这个班级中文基础较差,大家对学习中文没有足够的信心,自然也就提不起兴趣。怎么办?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教学效果!

根据学生的学习状态,我对教学方式做出调整。不再按部就班,而是降低学习难度,从学生会的开始教起,并不断对学生进行鼓励。

学校使用的教材是黑白汉字,没有图片,没有拼音,课文也是大段大段的文字,交际性不足。我就自己精心设计PPT,图片文字相结合,在一些环节中加入学生本人的照片,课堂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了。

游戏环节我引入了“Kahoot”这一在线平台,全员参与,不但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也能实时反馈教学效果。对于在“Kahoot”游戏中获得前三名的学生,我会对其颁发奖状并计入平时成绩分。

课下,我努力学习泰语,找学生当我的泰语老师,互相学习,互相了解。慢慢地,看着学生的课堂参与度越来越高,我感到特别欣慰。而最令我开心的,是学生的那句:“老师,中文很有趣!”

这句话仿佛一束光,让我的挫败感一扫而光,也让我感到了身为一名国际中文教师的成就感。

亦师亦友

我很幸运,作为一名中文教师,当我从自己的青春里走出来时,能再一次参与到学生的青春中。

我记得学生们毕业拍合照,我并不知道,但他们在拍照那天突然给我打视频电话,告诉我到操场来,原来是要和我一起拍合影。轮到我们班时,孩子们整理好着装,露出标准的微笑,我跟其他老师一起坐到前排,随着相机“咔嚓”一声,我同他们的故事也被定格在了那个3月。

我还记得,给高三班监考最后一次中文期末考试后,学生们没有离去,而是收拾桌椅,让我和实习的老师坐在中间,给我们送了花。

我更记得,离任的前一天,我的宿舍很是热闹,学生们不断过来送我礼物,同我告别。其中有一份很用心的礼物,是用中文、英语、泰语写的小册子,里面是一个班的学生写给我的留言,还有我们这9个月的合照,我翻着翻着,便湿了眼眶。那天,我们好多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我本是一个不太爱哭的人,但学生的那句 “老师,我爱你,不要忘记我们”让我瞬间泪崩。

是啊,那么多的回忆怎么能轻易忘记?真正离开的那天,学生们到机场送我,学生李燕飞告诉我:“老师,我会好好学习中文,去中国找你!”

这9个月的时光,我带学生学习中文知识,感受中国文化;而学生也带我品尝泰国美食,领略泰国风光,体验不一样的泰国文化。我对他们来说,是师,亦是友;他们对我来说,是生,亦是友。

斯蒂芬·茨威格说:“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人生的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而我最大的幸运则是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曾让中文之花绽放。我相信,中文之花在这里将生生不息、永存芬芳。

塞尔维亚奇遇之旅

邹文雪

2019年9月3日,我搭乘的飞机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尼古拉特斯拉国际机场降落。坐在去往目的地的车上,大片平原从车窗外迅速飘过,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我从历史课本上读到的“巴尔干半岛”。

塞尔维亚的秋天不会比厦门的冬天暖和,这算是我这个个南方姑娘目前人生中纬度最高的一次远行,不习惯干燥的气候却在刚来就对冬天的大雪充满期待。入住房间的小窗户正对着院子的草坪和树,刚来时我就在想,等过完它们生命周期的一整个四季的时候,我就要回去了。在此之前,我将在这里度过一段充满未知的日子。

烟火气消解了初来乍到的孤独感

因为我在上学时读过的巴尔干半岛历史总是绕不开战争,所以对这里有一些刻板印象,但没料想到这里的生活充满了优雅得体,让我觉得无比治愈。白天整条街的咖啡馆都在为了一场球赛集体狂欢,夜幕下市中心广场小提琴声和歌声交织,即使是街头音乐会,参加的人也全部精心着装。

多瑙河从诺维萨德市穿城而过,战争中被轰炸破坏的桥墩仍立在河面,河畔城堡上拍照的游客、散步的市民、相拥的情侣、酣睡的婴儿,还有看日落的我,这种历史沧桑遗迹上的烟火气总让我觉得跟“现世安稳”这个词特别贴切,消解了初来乍到的孤独思乡情感。

诺维萨德市不大,市中心自由广场是我在这一年里频繁光顾的地方。无数的咖啡馆、商店坐落在自由广场周围,天气好的时候还有不少街头艺人,弹吉他的、拉大提琴以及小提琴的、吹小号的轮番演奏,不急不慢甚至十分惬意。为此,掏钱的路人也会给演奏者一个拥抱或者贴面礼之后才离开。

避开人流密集处,附近还有许多小巷子散落着些店铺、鞋店、衬衣店、药房以及理发店。巷口是卖墨镜、冰箱贴的小摊。僻静处却仿佛离人群很远,没有放着巨大声的音乐招揽顾客,也少见扎堆卖纪念品的网红店。

“欢迎来自友好国度的善良的人”

带着一张显眼的中国面孔走在塞尔维亚街头总是少不了奇遇。一次从市郊的购物中心打车回住处,和司机一路畅聊临近终点时,他突然关掉了计价器。出门在外的防备心马上生了出来,我害怕司机要在打车费上做什么手脚。哪知车停稳后,司机转过头对我说:“这是送你们的一个小小欢迎礼,欢迎来自友好国度的善良的人。”一时间我为自己内心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

此后不久,在一次下了课等公交的时候碰到一个老爷爷,一通手语塞语并用之后我猜他应该是想问我来自哪儿,当听说我来自中国后,他径直拉着我和同事走进了隔壁的小卖部硬塞给我俩一人一根巧克力,小卖部老板用英语翻译告诉我们,老爷爷想将巧克力送给他的朋友。

经历了第一次打车猝不及防的善意之后,第二次也就卸下了过多的防备,收下巧克力道谢之后觉得心里暖暖的。

“被动交流到主动与我拥抱”

我很快适应了当地生活,但对于一个国际中文教育“小白”来说,走上真正的讲台才是接下来面临的挑战,不过惊喜也在悄悄发生。

我拜访的第一个教学点是一所幼儿园,第一眼就爱上了这群可爱的孩子们,大班的孩子集体唱《你好歌》,有个活泼的小女孩还主动代表全班做了自我介绍,说迫不及待要跟我一起学习中文。临走时园长对我说:“你一定是个好老师。”我听了后,心里对未来教学的不安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我负责幼儿园从小小班到大班4个教学组的全部课程,对于这些还在咿呀学语阶段的小朋友来说,他们对中文感兴趣的最主要原因是好奇。此后,在每周的课上,我都会准备一些新花样,比如穿旗袍、汉服去上课,为每个学生做一个小本子来收集他们课堂上表现好所得的贴纸,集齐一定数量再给他们换奖品。

与英语非母语的小朋友沟通不是一件易事,好在人类对善意的感受都相通,每上一次课都能让我感受到孩子们又与我亲近了一些。从一开始上课与我被动交流到后来主动与我拥抱、甚至撒娇,每周从幼儿园下课的时刻就是我在异乡生活里的高光时刻。

“我们要开始学中文了吗”

在为一所小学的一个中文零基础班上的第一课也让我感到惊喜。一个8岁的小男孩走进教室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要开始学中文了吗?”随后他给我展示了他画中国地图的功夫,我震惊于他对中国如此了解,以为他与中国有关联或者到过中国。而他告诉我,自己从未到过中国,但很喜欢在油管上看关于中国的视频。

后来,每节课结束后,这个小男孩都会留下来跟我讨论他感兴趣的话题,从喜欢成都的小吃到他在网上看到不少东南亚人在用中文进行日常交流都是我们的聊天内容。他对中文这门语言的学习虽然刚刚起步,但他对中国的兴趣让我相信他的学习之路一定会很顺利。

也许我不会再回到塞尔维亚,但这个美丽的地方一定会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