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股票证券 > 涉3亿贷款违约诉讼、专款流向存疑 ST榕泰....
投稿

涉3亿贷款违约诉讼、专款流向存疑 ST榕泰为何不信披

2021-11-17 10:44:51 作者:经济日报 浏览次数:54 字号: T T T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涉3亿贷款违约诉讼、专款流向存疑,ST榕泰为何不信披

公司并未对这起重大诉讼进行披露,涉嫌信披违规,而这笔贷款的支付过程也被人质疑

一宗案值高达3亿元的金融借贷诉讼,将一家上市公司的“窘境”之“一斑”展现出来。

提起诉讼的原告方为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张家口分行的一纸诉状,被告方是上市公司广东榕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实控人。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这起诉讼导致ST榕泰的系列资金账户、股权被冻结,但公司并未对这起重大诉讼进行披露,涉嫌信披违规,而这笔贷款的支付过程也被人质疑。

涉案3亿未见信披

2021年10月18日下午,张家口市人民法院第八审判庭,开庭审理一起案值高达3亿元的金融借款诉讼案。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的起诉书显示,原告为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共计有5名被告,分别为广东榕泰子公司张北榕泰云谷数据有限公司、ST榕泰、ST榕泰子公司北京森华易腾通信技术有限公司、ST榕泰实际控制人杨宝生及其配偶林凤。

张北榕泰系ST榕泰在2016年4月成立的子公司,位于河北张北县。彼时,ST榕泰刚完成对森华易腾的全资收购,主业由单一的化工材料,跨入互联网数据中心、云计算、CDN 等互联网综合服务领域。ST榕泰称,设立张北榕泰,主要是“做强做大IDC 及云计算业务,从而提高公司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2016年9月,ST榕泰向市场抛出一份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6.59亿元,用于张北榕泰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然而,这起定增预案此后几经修改,最终在2018年8月终止。

2020年,ST榕泰找到了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以寻求项目资金贷款。综合多种公开信息,2020年2月28日,张北榕泰与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签订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协议约定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为公司提供贷款3亿元,用于张北榕泰云计算数据中心建设。这笔借款的利率为6.75%,到期日为2027年2月18日,抵押物为张北榕泰名下的一宗土地使用权,担保人为森华易腾和ST榕泰。

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在起诉书中称,上述贷款用途为张北榕泰名下的“张北榕泰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建设,该项目原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建成交付使用,后ST榕泰在对该行的复函中又承诺该项目于2021年4月如期复工,年底前交付使用,但“截至目前,该项目未按计划进行,项目工期严重延迟,目前处于停滞状态。”

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称,截至2021年9月14 日,被告共欠本金及利息30460.62万元,其中本金29985.93 万元、利息474.69万元,逾期天数26天。该行称,根据双方签署的《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张北榕泰未在2021年8月18日归还2500万元贷款,经数次催收,至今仍未归还贷款本金及利息,被告已构成违约。银行方面请求依法判令张北榕泰向其支付及至实际偿还完毕之日止的全部利息、罚息、复利等本息合计共3.05亿元。

该案的被告包括了ST榕泰的多家子公司,以及公司实控人,上市公司自身也是被告之一,但是,记者发现,从法院下达传票至今,ST榕泰并未对此进行公告。

11月12日,自称负责处理公司证券事务的ST榕泰前董秘徐罗旭和公司董事杨海涛一起,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上述贷款违约的事实,“公司大股东方面也在积极面对解决这件事,但需要一定时间。”

“主要是8月份贷款未还上,触发了后面的事情,本来这属于项目贷款,分期还款,确实银行抽太紧了。”徐罗旭称。

对于这起诉讼为何未公告,徐罗旭称,这里面涉及到对该等情形是否属于重大诉讼以及是否涉及到公司经营的判断,因为贷款主体是张北榕泰,这家子公司还未实际经营,所以不会导致公司整体经营情况受到影响。

“本来到期才2000万,算触发,因为与银行协商,大家有一个谈判的过程,把它解决掉。董事长杨宝生认为,可以通过转让资产这种模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自己认为对业绩影响不会太大,权衡之下,所以先不慌。”徐罗旭称。

资金去哪了?

上述涉讼的贷款属于专项贷款,既然项目并未如期推进,那么为何会出现无法近期还款的情况,这笔贷款到底用到哪去了?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对于从河北银行贷来的3亿资金,ST榕泰将大头支付给了其关联方,另一部分资金也支付给了有着特殊关联的供应商。另外,ST榕泰还给另一名供应商支付了工程款,而对方的业务资质仍存疑。

ST榕泰2021年7月24日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称,公司将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的3亿元贷款资金主要用于支付工程款及采购材料款等,贷款贷出后,经银行同意,先转至母公司账户,由公司统筹支付工程款,其中2.54亿元支付给了关联方广东国华机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3820万元支付给了非关联方揭阳市丰华建筑有限公司。

ST榕泰称,2018至2020年度,公司在建工程主要供应商为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非关联方揭阳市宏正设备有限公司和丰华建筑等工程及设备供应商。其中,丰华建筑系张北榕泰工程项目土建工程的承包商,2020年,ST榕泰向其支付工程款3613.51万元;2020年,ST榕泰与宏正设备的工程设备款交易金额为3644.60万元,已结算。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丰华建筑和宏正设备,与ST榕泰有着一些关联。

天眼查显示,丰华建筑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66万元,现由吴文昭100%持股。丰华建筑的历史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和股东吴庆娜,曾为ST榕泰子公司揭阳市兴发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2018年5月吴庆娜退出,兴发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ST榕泰原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启昭。目前,兴发地产的股东为杨启昭99%和林若纯1%。

另外,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宏正设备的股东为黄卓亮和刘梓鑫,刘梓鑫曾在ST榕泰第二大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企业揭阳市兴盛化工原料有限公司担任监事,黄卓亮则曾在一家叫揭东县永平机电设备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任职,永平机电现已被注销,但曾在2009年参与过ST榕泰的定向增发,以6.06元的价格,认购800万股ST榕泰股份,认购资金达4848万元。

这样的关联具体属于什么性质,背后是否还有其他更深层的关联,目前尚无法确定。不过,在采访过程中,有质疑者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丰华建筑在承接“张北榕泰项目”的资质可能有问题。

ST榕泰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披露,张北榕泰工程项目的土建工程主要由中建三局和丰华建筑等建筑商承建,丰华建筑的身份系“张北榕泰工程项目的土建工程承包商”。对此,一名了解张北榕泰项目的知情人士称,一个大型的建筑施工项目,总包方需要较全的资质,包括建筑资质、钢结构资质、幕墙资质以及装饰资质等,而作为土建工程的承包方,同样也需要建筑类资质。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天眼查信息发现,丰华建筑的工商资料中,“行业”一栏被归入了“建筑装饰、装修和其他建筑业”,而不是一般大型建筑企业的“土木工程建筑业”,后者才是一般行业人员口中的“建筑类资质”。

对此,徐罗旭表示,中建三局系张北榕泰项目的总包方,主体建筑由其承建,“它主要是采购一部分原材料,这种不需要‘建筑’类资质。”而杨海涛表示,“它做机械设备的代采购,属于设备承包”。其后,他又表示丰华建筑在张北榕泰项目中主要做围墙、填土等基础工程。

除此之外,“张北榕泰项目”还有一个令人不解之处。

根据河北银行张家口分行提交的信息,“张北榕泰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总投资6亿元,资金构成为项目资本金1.2亿元,自筹资金1.8亿元,该行贷款3亿元,张北榕泰于贷款出账前向该行提供了1.2亿元项目资本金入账凭证、1.8亿元自筹资金使用凭证和入账凭证,合计金额3亿元。2020年10月30日,ST榕泰则在公告中披露,“以现金方式对全资子公司张北榕泰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张北榕泰的注册资本金将由1000万元增加至1.2亿元。”

然而,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天眼查工商资料发现,截至11月10日,张北榕泰的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仍为1000万元。

困境与自救

上述3亿元贷款逾期诉讼,给ST榕泰造成了一系列麻烦。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由于上述贷款逾期和违约,引发了相关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相应的财产保全的执行,导致ST榕泰及其控股的多个主体下的股权及部分的银行账户被冻结。

根据执行通知书,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ST榕泰多家控股或全资子公司股权、财产被冻结,其中,揭阳市天元投资有限公司1200万元股权、揭阳市佳富实业有限公司1亿元、森华易腾5000万元、北京云众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1000万元和北京飞拓新创通信技术有限公司585万元均被冻结,冻结期限自2021年9月2日起,至2024年9月2日。

ST榕泰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证实,公司确有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作为老板来说,正在全力积极地解决目前资金困难的局面。”

事实上,ST榕泰此前已经面临巨大的压力。

2020年5月,ST榕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成为其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节点。

“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基本上公司方方面面都接受了检查,包括高管以及关联方的经济关系都梳理了一遍。受此影响,金融机构对企业借贷、借款不断收缩,特别是小型银行尤甚,公司面临非常困难的状态,抽贷、断贷很严重,搞得企业确实很难受。”上述ST榕泰相关人士称,包括这两年收益受到影响。

经过20年的发展,ST榕泰实际控制权已经由创始人杨启昭传到其子杨宝生。但目前,杨氏家族所控制的股权也几乎被全部质押,上市公司股价跌至历史低点。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目前ST榕泰正在开展自救措施。

上述ST榕泰人士称,公司最大的特点是有许多土地资产,有1000多亩土地可以处置,大部分位于揭阳市,但关键碰到目前的市场环境,又很难处置,所以导致现在很被动。“如果早一点处置,那应该没问题,我们跟许多大的地产开发商都接触过,他们现在却谨慎拿地,特别是在三四线城市。”

“一方面盘活资产,另一方面处置资产,要不然没法解决问题,银行不可能新增贷款,只会压缩和抽贷,只能通过资产的变现,来获得这些资源之后,让企业能够延续下去。”徐罗旭说。

8.××%理财券,额度有限先购先得,每位用户限购一次>>涉3亿贷款违约诉讼、专款流向存疑 ST榕泰为何不信披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