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农商行网点不减反增 成本压力倒逼能效提....
投稿

农商行网点不减反增 成本压力倒逼能效提升

2022-05-09 12:05:15 作者:只有影子陪我 浏览次数:75 字号: T T T

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到来,银行业务的离柜率正在逐渐走高。在金融脱媒、银行业普遍对网点数量做减法的大环境下,农商行、农信社对于营业网点的增减需要做出更谨慎的选择。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的营业网点数量目前没有来自官方的权威数据,但从业者的感知认为,农商行、农信社的营业网点不仅没有明显减少,部分地区还会有少量营业网点数量在增加。

上海银翱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高钧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农商行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地缘优势,线上服务能力并不是他们优势所在,即便有‘不赚钱’的经营压力,也不会选择通过砍掉网点来降低成本。”

中信建投在近期发布的《数字化和银行网点转型》报告中也指出,“对于网点数量较小、业务范围比较局限的城商行和农商行来说,网点对于银行业务拓展仍然具有很强的拉动作用。”

数量变化源于合并

大型银行缩减营业网点趋势明显。中国银行业协会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网点数量为22.87万,2020年该数据为22.67万。根据公开统计数据,2021年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发放数据,较上年有2805个银行网点减少。

离柜业务率提高,数字化转型以及高运营成本是银行网点数量变化的主要原因,但农村金融机构网点变化从增减数量,到增减的原因都有明显不同。

对于具体的农商行、农信社的网点数量变化,高钧告诉记者,从金融许可证的数量来看,2021年包括农商行和农信社都在内的农村金融机构减少了1%左右。

银翱咨询收集整理的数据显示:2021年农商行、信用社网点数量为74654个,2020年的数量为75408个,同比减少1%;村镇银行的网点数量在2021年为6744个,2020年为6472个,同比增加4.2%。

包括农商行人士以及行业研究者的观点都认为,农信改革大潮下,农商行和农信社的合并重组是影响农村金融机构网点数量变化的主要原因。此外,在农商行、农信社中,因经营不善网点亏损等原因造成关停网点的情况并不多见。

中部地区的农商行一把手在此前的采访中告诉记者,“农商行最大的优势就是网点数量多,深入覆盖基层,想要降低网点运营成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如提高人员效能;小型农商行、信用社合并重组减少网点资源浪费,以前是一个镇俩家信用社网点,合并后保留一家网点等。”

高钧也有同样的观点,“调研发现农商行领域的整合合并是带来数量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部分省份的几家行社合并之后,将重叠的网点撤销关停。”

自2020年开始,农商行合并充足步伐加快。

2021年陕西秦农银行吸收合并了邑农商行和长安联社,完成吸收合并后,秦农银行的网点数量为451家;2021年,黑龙江省哈尔滨的三家农信社获批合并为一家农商行;2020年,徐州淮海农商行、徐州铜山农商行、徐州彭城农商行重组合并为徐州农商行。

对于规模较小的农信机构,在市场化的基础上合并重组,是提升机构规模效应和抗风险能力的较好的应对方式。

此外,高钧认为,“农商行经营讲究规模效应,相对大型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可以实现年投入上百亿元,但超过90%的农商行无法达到这种投入标准,科技力量不足限制了农商行的电子渠道柜面替代率”。对方进一步表示,“银行服务用户讲究全渠道服务,大行可以通过线上线下的全渠道服务,但对于地方性中小银行来说,优势不在线上,如何用好线下就比较重要。”

减面积、提能效

据记者了解,即便对农商行来说,线上服务能力也可覆盖大部分客户需求,如基本的转账、查询,部分业务的集中授权远程处理等,未来的发展方向必然是大部分业务线上化结合人工审核的方式。

但农商行网点除了建立品牌,服务基础客群之外,还承担社会责任,在偏远乡镇,农商行支行、分理处等网点的业务以基本上储蓄业务为主,成本远高于盈利,但它的存在价值主要在于满足当地人民的金融需求。

记者了解到,目前农商行营业网点在人员数量、岗位设置、员工考核标准以及网点面积等方面都做有了明显的变化。

前文所述农商行一把手告诉记者,“我们一个比较大的支行营业网点有十几个人员,且客户经理比例大幅提升,以前的柜台人员转岗去做客户经理。在过去,一个网点设置一到两个业务人员,现在是只保留一两个柜台人员,其余人员全部转岗去做客户经理。在这样的转变之下,客户经理能够实现日常的高频率流动办公,更多精力用于去村子里走访。”

在不减少网点数量的前提下,单个网点的营业面积缩小,功能转变是大势所趋,过去那种功能全覆盖,高大上的网点动辄开设六七个柜台的网点已很难见到。

高钧告诉记者,农商行的各分支网点未来将有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银行在生存压力面前被收购兼并,原有营业网点更名或关停;另一个是分支网点降成本,做出与传统银行网点不同的差异化服务。

高钧表示,“农商行网点未来将要实现‘两去两中心’,也就是现金类交易类金业务减少,成为咨询中心、生态中心。具体来看,金融咨询服务类业务增加,如理财咨询、产品介绍等。用户在网点咨询了解后,具体的交易过程在手机上自助机器上都可以完成,交易地点不限,但咨询的动作需要依托网点实现。此外,网点承担周边生态圈打造作用。银行网点链接周边生态,一些小微客群和商户等通过网点的支付服务被链接在一起。”

艾瑞咨询调研也显示,“仍有42.6%的用户对网点渠道存在较大偏好,多数情况下更愿意到网点办理业务”。“对网点的强烈信赖感成为用户偏好这一渠道的最主要的原因。”一些年纪较大的用户也需要银行工作人员加以引导。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一代群体的成长,老一代客户群体的逐渐老化,农信客户群体结构未来将出现变化更替,这一点被广泛关注,这也拷问未来农村金融机构的网点将如何转化。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随着国有大行撤出部分地区的营业网点,这也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增长空间。

中信建投的报告中指出,银行网点变化显示出地区差异,地区差异体现为发达地区网点减少,村镇与贫困地区网点增加。国有大行网点撤并,留给城商行和农商行更大的发展空间,可以更深入基层铺设渠道。

农商行网点不减反增 成本压力倒逼能效提升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