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9月非农就业不佳,导致11月官宣taper悬了?华....
投稿

9月非农就业不佳,导致11月官宣taper悬了?华尔街并不这么看

2021-10-09 02:01:35 作者:留给时光遗忘 浏览次数:51 字号: T T T

原标题:9月非农就业不佳,导致11月官宣taper悬了?华尔街并不这么看 来源:华尔街见闻

在决定缩减购债命运的美联储11月2日至3日FOMC会议之前,今日发布的9月非农就业是相关领域唯一的一份最重磅数据,而9月报告堪称好坏参半,令taper前景不太明朗。

从绝对值上说,9月新增非农就业近19.4万人,是今年以来最低,而市场预期为50万人。再叠加未修正前的8月前值也不尽如人意,似乎将11月就官宣taper的可能性压到极低。

这也难怪金融市场的第一反应是“11月减码QE悬了”。数据刚公布时,美元和美债收益率短线跳水,黄金拉升并自9月22日以来首次站上1780美元,美股期货转跌后又再度走高。

但在仔细分析9月非农就业的细分数据后,华尔街主流分析师认为这次数据“是警示性、而非灾难性的”。由于薪资快速上调和劳动力短缺都将加剧通胀风险,大多数人都预计美联储11月宣布缩减购债仍是板上钉钉、没被数据影响。同样,劳动力市场存在闲置令加息在“遥远未来”。

细看数据不是太坏:工资增长和失业率超预期下降,都表明就业市场紧张

美国总统拜登称“失业率表明继续前行”,因为9月非农失业从8月前值5.2%大幅降至4.8%,低于预期的5.1%并创疫情以来低位。美国商务部长称开始看到供应链有所改善,美国劳工部长称新冠疫情给人们造成就业伤疤。上述表态也基本符合华尔街的主流看法。

一方面,7月和8月前值均上修,令这两个月比之前数据共多出16.9万个工作岗位。同时,私营雇员平均时薪环比增0.6%至五个月新高、同比增4.6%高于预期,代表企业正提薪来吸引和留住员工,体现了劳动力短缺的趋势。

而失业率的超预期下降,主要是由于衡量已有工作或正积极找工作之人数比例的劳动力参与率下滑至61.6%,反映出一些人、特别是女性因害怕染疫和育儿等原因暂时退出劳动力市场。上述数据都有助于缓解9月非农就业令人失望的程度。

不少分析还指出,9月非农就业逊于预期,主要是政府部门的总就业人数减少了12.3万,为11个月来最大降幅,但私营领域就业新增31.7万,与8月的33.2万基本持平。其中,州和地方政府经季节调整后的教育部门就业人数共减少16.1万,与历史上9月该领域就业增加相悖,可能仍与疫情下招聘校车司机、学校食品服务人员或代课老师的特殊困难有关。

彭博社经济学家便称,9月非农就业没有激发人们对美国劳动力市场复苏的信心,不过美联储可能会看穿这种失望情绪,将其归因于疫情复燃造成的暂时疲软,不会影响在11月宣布taper的决定。Grant Thornton LLP首席经济学家Diane Swonk也称,一次数据不佳不足以阻止taper进程。

不少分析都将平均时薪上涨和失业率下降,视为劳动力市场正减少闲置的迹象,也令美联储可能对数据的解读更为积极。Pictet Wealth Management 高级美国经济学家Thomas Costerg认为,美联储内部的鹰派将强调工资增长相当快,这是劳动力市场继续收紧的迹象。

更何况,私营领域的大多数行业就业形势不错。休闲与酒店接待、餐饮和酒吧、专业和商业服务、零售业引领了9月就业增长,运输和仓储、制造、建筑和批发贸易业都新增数万人。Academy Securities美债交易董事总经理David Gagnon称,失业率下滑、特别是少数族裔的失业率持续下滑,应该让美联储官员感到就业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9月非农达到了11月taper的最低门槛。

富国银行高级经济学家Sarah House指出,这份数据反映出供应问题比任何人预期得更加根深蒂固,与Delta变种毒株相关的中断正在对劳动力市场复苏造成严重破坏,“人们需要时间来改变对重返工作岗位风险的看法。”一些行业和州政府的强制打疫苗规定也增加了招聘挑战。

华泰固收点评称,美国失业率大幅降低主要由于非劳动力人口的增加,实际的居民调查就业人数水平值增加与上月基本持平。结构上,临时失业和永久失业人数均继续降低,说明失业人员重新找到工作的前景仍较为顺利,是相对利好的局面,也说明额外失业补贴到期的作用更多在于推动失业人员放弃寻找工资更高的工作并回到原行业,而不是推动非劳动力回到劳动力市场。

华尔街点评taper时间表:11月官宣预期未改,可能加条件称若变糟就停止taper

诚然,9月非农就业猛一看上去不如人意,被一些观察人士指为模糊了美联储官宣taper的时间线。

Harris Financial Group执行合伙人Jamie Cox便称,这种就业人数可能令今年晚些时候taper的起点存疑,平均时薪上涨等积极因素,不足以掩盖就业情况仍被疫情焦灼的事实。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首席策略师 Seema Shah也认为,9月非农就业让人们对taper的预期陷入混乱,新增就业不足20万人,表明劳动力市场距离实现“实质性进展目标”的距离比美联储预期得还要远。

但更多的分析师认为,9月非农就业不会延缓美联储11月宣布开始taper的进程,因为美联储对通胀的担忧可能因平均时薪蹿升和劳动力市场收紧而加剧,成为不改变taper计划的更充分理由。美联储首选的核心PCE物价指数在8月触及4.3%的30年最高,而且预期还将继续上涨几个月。

凯投宏观高级美国经济学家Andrew Hunter写道,劳动力短缺继续给工资带来严重的上行压力,很多人预计劳动力短缺会在9月好转,实际上情况正在恶化,“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情况”。

High Frequency Econimic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Rubeela Farooqi据此称,对于taper来说,美联储在通胀和就业双方面的门槛可能都已达到,9月非农不会改变美联储的taper时间表,同时对加息等真正收紧政策也几乎没有影响,因为达到加息标准要严格得多、而且还有一段时间。

美联储11月宣布taper仍处于正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多数官员给开启taper设定了很低门槛,他们强调“累积”的新增就业进度就足以减码QE,而不是依赖于具体某一个月的数据。

例如,鲍威尔在11月FOMC会后对记者暗示,最早11月就能开启taper:“我的个人观点是,迈向充分就业目标的实质性进一步进展门槛几乎已经满足,不需要一份超级强劲的非农就业数据,一份相对体面的数据就可以开启taper。”

花旗集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Andrew Hollenhorst,以及投行Jefferies 的经济学家 Thomas Simons都指出,美联储在11月宣布缩减资产购买的门槛一直“相当低”,7月和8月前值上修、9月失业率下降和劳动力市场吃紧迹象相结合,应该就足以满足taper的要求。而劳动力短缺对工资造成的上行压力,应该让美联储官员在未来几个月内处于一种不舒服的境地。

还有分析认为美国就业前景乐观,8月和9月连续的就业增长低迷表明,雇主和求职者之间正在上演一场拉锯战——雇主迫切需要员工,而求职者重返职场的速度却很慢。尽管如此,在企业提高工资之际,学校重新开学和联邦失业救济的结束应该会导致未来几个月招聘人数的增加。

Cornerstone Macro LLC 合伙人、前美联储经济学家Roberto Perli提醒称:“归根结底,美联储继续按计划缩减购债规模、并在下个月开始这一进程是谨慎的。但美联储可能在FOMC会后声明中添加警告,即如果情况变得更糟,将留下停止taper的空间。”

周五午盘前,美股三大指数在涨跌之间博弈,午盘后再度全线走低,但道指和标普500大盘本周仍将累涨约1%。10年期美债收益率自6月4日以来首次涨穿1.61%,日内一度上行4个基点,5年/3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变陡,都说明9月非农就业并未妨碍到美联储11月开启taper的前景。

9月非农就业不佳,导致11月官宣taper悬了?华尔街并不这么看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