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仿冒银行闪现多地城市大街 主业是替人还....
投稿

仿冒银行闪现多地城市大街 主业是替人还债数千人相信了

2021-02-23 23:28:30 作者:财经风暴 浏览次数:86 字号: T T T

原标题:“仿冒银行”闪现多地城市大街!主业是替人还债,数千人相信了,结果出人意料……

如果你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或借了别人的钱暂时还不上,一家名为“权行普惠”的机构宣称可有条件帮忙代还债,即“解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城市的大街上,冒出从事解债业务的“新物种”。

乍一看,很多人都以为这个名为“权行普惠××支行/分行”的“物种”是个新型银行,其不仅营业大厅装修极像银行,大街边还赫然挂着“权行××支行”“权行××分行”的巨型招牌,而机构的负责人也叫“行长”“副行长”。

这家机构宣称有央企背景,而且众多分支机构矗立在大街上,人们看到这种“被充分暴露在阳光之下”的新鲜事物,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它呢?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到报料,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铺开的一张猎食大网。

记者展开数月调查,发现这家借央企光环展业的机构,秘密吞噬巨额资金,真相惊人。而这项“解债”业务已经引起监管机构的高度关注,重庆市江北区金融办联合警方对其总部进行了驱逐。

“权行普惠”曾宣称5年内实现1000亿元的营业额 数据来源:公司宣传资料等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新物种”涌现:部分城市惊现权行普惠“分行”“支行”

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以“权行普惠”为店招的营业网点突然出现在全国多地街头。

这些与银行颇为相似的营业网点,无论是网点名称、统一的AI视觉设计还是装潢风格,都与正规银行极为相似。

不仅如此,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叫“行长”“副行长”。

“权行普惠”的层级模式也是参照银行业管理模式,设立分行、支行。

这些营业网点开业时举行了盛大的开业仪式,邀请意向客户前往参观。

每经记者调查中获得的许多视频显示,一些来到营业网点的人,不禁惊呼”太漂亮了”“临街的门面就像银行一样,非常非常的高大上”,还激动地在视频里向大家介绍见到了“行长”等核心人物。

实际上,“权行普惠”的出现,已有一段时间。

每经记者调查发现,自从2019年07月26日一家名为“权行实业有限公司”的机构成立后,大批打着“权行普惠”招牌的分支机构忽然冒了出来,而且迅速铺开。

每经记者以“权行普惠”为关键词,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进行查询发现,一年多来,以“权行普惠”为名的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类公司在全国多地注册成立,覆盖东南西北中。

据不完全统计,含有“权行普惠”名称的部分公司注册地位于以下城市:天津;福建厦门、福州、泉州;江苏盐城、溧阳、连云港;浙江金华;广东广州、中山、东莞;贵州贵阳、铜仁;云南西双版纳;陕西榆林;河北石家庄;河南三门峡;山东济南;甘肃天水;内蒙古鄂尔多斯;黑龙江哈尔滨;广西桂平;海南海口;湖南长沙、常德;江西赣州、吉安等。

“权行普惠”西双版纳支行外观 图片来源:记者调查获得

发展如此之快的“权行普惠”,做的究竟是什么生意呢?

培训资料显示,“权行普惠”以帮人解债为主业,并宣称有央企背景,还抛出了“五年计划”,要在5年内帮助2000家中小企业解决债务摆脱困境、帮助100万名客户收债,5年内实现上千亿的营业额。

此外,“权行普惠”不但拟“成立500家区县合伙人支行”“培养2000名总裁及合伙人”“培养10万名区县从业合作伙伴”,还制定了“主导及助推3家主板上市公司”的愿景。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来头?有如此大的能耐!

而它又以什么样的魔力,让资金向它滚滚而来?

每经记者在调查中接触到多名与“权行普惠”打过交道的“债主”,从他们与“权行普惠”发生业务的前后经过、签署的协议、银行转账流水,以及“权行普惠”关联公司与一些央企复杂的工商关系中,层层抽丝剥茧,揭开权行普惠的真相。

老张遭遇:出借70万收不回,交21万给“权行普惠”帮忙收债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的老张借给王某70万元却收不回来,一筹莫展。

70万元,在贵阳来说,是个什么概念呢?

以老张所在的花溪区房产为例,大约可以在一家知名开发商开发的楼盘全款买一套69平米的新房。

如果这个钱收不回来,相当于一套房子就没了。

正当老张陷入绝望之际,2020年初出现在贵阳的“权行普惠支行”,让他觉得天无绝人之路!

这家“支行”对外宣称有央企背景,而且赫然立于大街之上,不会有假吧?

于是,老张于2020年3月与名为“权行普惠企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机构签署了《咨询服务协议》,委托“权行普惠”帮自己实现上述70万元的权益。

按照协议,老张须与”权行普惠“指定的第三方资管公司签约,将债权让渡给深圳益顺资管,由深圳益顺资管代偿还自己70万元,并由深圳益顺资管向借款人王某讨债。

这70万元,深圳益顺资管将以何种方式代偿呢?协议约定,深圳益顺资管将在三年之内,从2020年4月5日至2023年3月5日这3年时间里,于每月5日兑付给老张19444.44元。换言之,如果协议执行顺利,老张将在未来三年内陆续收回这70万元的借款。

但是,老张为此是要付出代价的:

首先,他须向“权行普惠”支付整个债务金额的10%,即7万元,作为服务费。

其次,老张还须向深圳益顺资管指定的资金监管公司支付整个债务金额的20%作为履约保证金,在益顺资管代偿完老张70万元后,这14万元保证金归益顺资管所有,作为帮助老张实现权益的服务费。

分3年收回这70万元,需要先交14万元保证金+7万元服务费,能放心吗?

为了打消老张顾虑,益顺资管在合同中承诺,向老张提供与14万元保证金等值的房产作为担保。

然而,在老张交纳21万元费用后,无论是益顺资管、“权行普惠”,还是中民普惠,均没有为老张办理任何房产抵押,益顺资管只兑付了4期合计77777.76元代偿款,2020年8月起就再没兑付了。

老张借出去的70万元还有62万元多没收回,而交给“权行普惠”及资金监管方中民普惠的这21万元,也不知如何讨回。

记者调查:“权行普惠”吸走多少资金?加盟商称超10亿

与老张和杨某一样遭遇的,还大有人在。

每经记者调查中获得的一份银行电子回单显示,有一位债主杨某,也为收回60万元的出借款,向中民普惠社区服务有限公司支付了12万元保证金,向权行普惠企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了6万元服务费,支付时间为2020年4月。

另一名贵州男士告诉记者,他是接到权行普惠企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英邀约后,到重庆总部参加了培训,然后于2020年7月22日与权行普惠方面签约,寻求解债。

他向“权行普惠”的银行账号汇入了1万元咨询服务费,向中民普惠的银行账号汇入了5万元履约保证金。遗憾的是,汇款后,只收到一期代偿款。也就是说,对方从2020年9月起就停止了兑付。

后来,这位贵州男士与周英联系上了,又觉得有了希望。因为周英告诉他,只是有关部门禁止了“权行普惠”的“解债”业务,权行普惠方面会逐一退款。

图片来源:记者调查获得

但再后来,他就无法联系上周英了。

于是,他和一群有同样遭遇的人,来到“权行普惠”宣称的总部讨说法。

但是,所谓的“权行普惠”总部,他们连楼都上不去,打电话也没人接。

而据每经记者调查了解,仅委托上述男子前去交涉的20多名贵州受害者,涉及解债资金规模就有700多万元,他们总计向“权行普惠”及资金监管方交了400多万元的服务费和保证金。

上述“讨债人”,或只是“权行普惠”庞大业务网络涉及人群的冰山一角。

据账号主体为权行普惠运营公司的“权行普惠官方”微信公众号披露,截至2020年6月,已发展有370余家“支行”,已为数千客户提供了权益实现路径。

这数千客户,又涉及多少资金?

账号主体同样为权行普惠运营公司的另一微信公众号“权行普惠”曾于2019年12月27日发布了一篇文章,文章中称,该公司当时已“实现解决权益转让咨询业务约1.5亿元人民币”,“为近200名客户提供了权益解决方案”。

此外,每经记者调查中获得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南宁支行”因为在二季度实现权益6000万,还被公司奖励了一辆品牌商务车。

仅上述截至2019年12月27日金额1.5亿元,加上二季度“南宁支行”实现的6000万元,业务金额就已达2.1亿元。那么,为这2.1亿元“解债”,当事人又向权行交了多少钱呢?

每经记者在调查中获得的一些合同显示,很多债权人是采取由深圳益顺资管分12期代偿资金的模式。分12期代偿的情况下,债权人为了收回自己借出去的钱,须交纳债权金额的10%作为服务费,还要交债权金额的50%作为履约保证金,总计为债权金额的60%。以此推算,仅仅是上述2.1亿元权益金额,当事人就需向权行合计交纳超过1亿元。

一位在2020年7月与“权行”签约寻求解债的贵州债主也表示,根据他掌握的情况,“权行”的“解债”业务涉及几千人,当事人需向“权行普惠”交纳的费用合计就超过1亿元。

但“权行”总的吸纳金额可能远不止于此,一名江西的“权行”加盟商则透露,据他掌握的情况,卷入“权行”的权益金额可能超过10亿元。

但这一数字具体是多少,目前尚未获得更多确实的证据。

仿冒银行闪现多地城市大街 主业是替人还债数千人相信了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