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
投稿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能否从头再来?

2021-07-08 11:47:26 作者:江湖书生 浏览次数:24 字号: T T T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能否从头再来?

techsina

徐翔等泽熙系人员的入场让大恒科技陷入内斗状态,发展经营受到影响,大批骨干人员的离去,更是影响了其核心优势。

而不到一年,又因为徐翔被警方带走,其母亲郑素贞所持大恒科技近1.3亿股被冻结,而引发了大恒科技的资金困境。就在案发前,大恒科技正在启动融资计划,计划向大股东郑素贞定向发行股票,融资23.93亿元,用于扩大业务,但案发后大恒科技的此次融资计划搁浅。

往后数年,大恒科技一直面对着种种困境:融资难有进展,又有银行催促还款,公司资金紧张,难以生存。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能否从头再来?

根据大恒科技的财报,其2020年营收为23.2亿,同比下降30%,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实现归母净利润5722.8万,同比下降21.7%。2021年一季度实现营收4.1亿,同比增长40.5%,净利润为-2407.7万。

近些年,大恒科技维持着较为稳定的经营状态,但由于资金问题一直无法解决,长远发展一直受阻。

只有公司股权解冻后,大恒科技才能融资、定增,开始走向正常运转。

相比于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的境遇则更让人担忧。

2014年,徐翔拿到宁波中百控制权,一直以来宁波中百主要资产为“宁波第二百货商店”,该商场地处宁波市中心最繁华的天一商圈内,颇受当地消费者欢迎。与此同时,宁波中百还持有西安银行等优质公司的股份,一直在进行金融方面的布局。

案发后,徐翔其父母所持的宁波中百的股份被全部冻结,另外,宁波中百还曾发生“前董事长龚东升绕过董事会违规担保”的事件。

此事件又导致公司银行账户和股权账户合计约5.4亿元资产被冻结。这一涉案金额超出宁波中百可承受的范围,给原本就脆弱的宁波中带来又一次打击。

至今宁波中百还有不少资产面临强制执行。2021年4月19日,宁波中百公告称,“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公司所持有的西安银行9511万股股票将被拆分成十等份进行司法拍卖。”

这已经是法院对宁波中百连带清偿责任的第三次执行,前两次执行分别为:2020年12月22日和2021年2月8日,公司账户资金分别被扣划1.05亿元和7313万元,共计1.78亿元。

两起事件影响下,宁波中百陷入营收、净利润下滑的状态。根据财报,2020年度宁波中百实现营收7.4亿元,同比下降27%;净利润为2250.2万元,同比下降45.4%。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能否从头再来?

可以看到,徐翔入主后,这些公司反而经历了不少风波与动荡,而案发后,它们身上又贴着负面标签,大股东股权被冻结,公司无法进行战略布局,也没有太多资金可用于自救。

根据媒体报道,徐翔曾对属下展望,把宁波中百做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后者是股神巴菲特所掌舵、世界上最大的四家保险公司之一。徐翔也对大恒科技寄予了许多期待,控股大恒科技后,其原本计划收购两家美国高科技公司、拉入对方的首席科学家加盟。

但如今这一切无从谈起,狱中的徐翔可以继续掌控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却无法让它们走向更光明的未来。回归后的徐翔可以有更大的空间施展,但最终结果如何,只能等时间揭晓。

徐翔很难重操旧业

和外面的种种风波所不同的是,位于风暴中心的徐翔至今未曾公开发声。不过从此前的处罚来看,徐翔已经被监管下达了禁令。

早在2017年6月8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便决定将徐翔和相关机构列入基金业“黑名单”,取消涉案当事人的基金从业资格,并采取终身禁入的措施对其进行了处罚。

这一禁令也标志着,徐翔领衔的泽熙时代正式终结。

不过,即使徐翔有机会重回资本市场,也很难再有曾经的声望和拥护。

一直以来徐翔都颇具神秘感。由于他很少接受采访,外界对其样貌、发家故事的描述并不多,被人们反复提起的,是其快、狠、准的操作,以及他的惊人业绩,这也使得其故事更具传奇性,获得了更多人的拥护。

但极具争议的是,由于其操盘时并不假于人手,导致许多投资策略十分神秘。

案发后,徐翔传奇的投资策略揭开了一角。在其投资天才的一面中,其赌博式的操作手法、刀口舔血的作风,使其依然拥有不少簇拥者,但在其反面,这个一直铤而走险的“赌徒”,靠的是收割中小股民。

徐翔即将出狱:人过中年,禁入股市,“私募一哥”能否从头再来?

徐翔操控证券市场,是将信息优势与二级市场资金优势相结合。徐翔曾与十三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合谋:上市公司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而由徐翔以及其余合谋人通过实际控制的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

通过这种方式,双方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从中获利,而不明真相的中小股民则成为高价股票的接盘人,又因之后的股价暴跌承受巨大损失。

最终徐翔也付出了代价。因此,即使徐翔出狱后,能够有机会回归老本行,注定也没有太多筹码。

此前徐翔的股权、现金资产大部分都在父母名下。2021年2月,徐翔父亲徐柏良曾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承认,由于他们给徐翔出了本金,后来又借钱给徐翔炒股,徐翔的资产一直在他们名下。

除了上市公司股权,徐翔及家人被查封、扣押、冻结资产后,已无法自由支配财产。出狱后的徐翔,很难再身穿爱马仕、豪掷千金、重仓押注,甚至可能也要为了生计而四处奔走。

如今,他回归后面对的金融圈也已改变。就在徐翔案发前,中信救市内鬼、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等一系列事件中,便可以看到监管层对整个金融圈展开了堪称史上最严的监管治理。

在金融反腐、打击金融犯罪等政策和行动下,往后数年,整个金融界将更加规范。在这样的时代,已经容不下徐翔这类人物。

回归后的徐翔想要再次登上舞台,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