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
投稿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

2021-06-11 16:15:20 作者:财经最前线 浏览次数:83 字号: T T T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正在上海召开的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汇聚了中国最主要的金融资本市场监管者们,其中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致辞中引发了外界普遍关注。

他在发言中提到,发达国家纷纷推出超级经济刺激计划。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将近一倍,欧央行扩张一多半,日本银行扩张超过四分之一。

2008年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只有8000多亿美元,如今已将近8万亿美元,而且美国联邦债务与GDP之比已超过二战时期创造的最高记录。

在讲话中,郭树清提醒大家注意通胀来临、后期的负面效应。

他认为,这些超常规举措,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但是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则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

那么,美国联邦债务与GDP之比超过二战时期创造的最高记录这一现象如何看待?会否出现债务危机?

美国发债是否会失控?后续美联储是否还将维持或继续扩张宠大的资产负债表?

管理着2万亿美元的基金巨头----美国资本集团近期对此有了明确的结论分析;

聪投精译了Capital Group的分析报告,提炼的要点如下:

债务与 GDP 比达到100%已被证明是过去一些债务危机的触发点

但这一规则也有例外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债务与 GDP 的比率超过 100% 时,就会出现债务危机,当超过这一比例,即便赤字不会进一步增加,债务存量也可能会开始自行螺旋上升。

然而,这种债务的螺旋上升、只有当一个国家的长期国债利率高于其经济增长率时才有效,反之就可以避免。”

“虽然债务与 GDP 的比率达到100%已被证明是过去一些债务危机的触发点,但这一规则也有例外。

日本就是最突出的例子,它得益于大部分债务由一些受限制的国内投资者持有,包括大型银行、养老基金、邮局和其他机构投资者。”

“由于违约风险较低,美国国债市场在资本市场承压期间有着避险属性。包括大多数商品在内的各类资产都是以美元计价,而美国国债相对其他大多数资产来说仍属于‘无风险’资产。 这些属性刺激了美国国债需求,进而也有助于支撑美国的债务负担。”

“现代货币理论假设大多数发行本国货币的国家都没有财政限制,因此,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政府而言,不存在违约风险。政府可以自行决定亟需支出的优先事项,然后通过税收和借款解决融资问题。

而批评人士指出,以通胀管理为首的很多事务在现代货币理论的框架下,将更大程度地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除此之外,这会使得美联储失去独立性,而且过去 30 年锚定通胀预期框架也将不复存在。”

“美国的货币政策会继续根据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变化而调整……比如,美联储在未来几年维持大规模资产负债表或成为常态,作为一种吸纳大量政府债务的政策工具,作用不应被低估。”

疫情以来,美国国债规模加速扩张的脚步未曾停歇,拜登总统5月末公布了2022财年的政府预算,总额约6万亿美元,根据预算,美债规模将在3年内逼近二战时的创纪录水平。

对于美国不断扩张债务和财政支出的操作,不少投资者都表示出担忧,而Capital Group则认为,只要债务成本低于GDP增长率,就无需过于担心美债失控。

虽然在诸如希腊、意大利等国,国债规模超过GDP后都引发了债务危机,但是美国可能会避免这种情况,日本就是一个先例。

另一方面,在美元霸权仍未动摇的情况下,美债作为无风险资产仍存在一定的避险属性。

而且根据现代货币理论,只要国家掌握货币发行权,就可以无限发债。

事实上,疫情之后的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进行了类似的操作,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债务规模都显著增加,而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经济体则相对克制。

聪投精译了报告全文,分享给大家——

不断飙升的美债是可持续的,还是会最终失控?

——这是很多人都在问的问题。美国国债呈急剧上升趋势,而且目前的政策表明这种趋势将持续下去。

最近通过的 1.9 万亿美元疫情救助计划使得过去 12 个月的联邦赤字占GDP的 18.6%——这是自 1945 年以来的最大财政缺口。

这几乎肯定会使美国的政府债务超过二战时期的峰值——GDP的106%。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

债务潮:美国债务与GDP之比;资料来源:国会预算办公室

至于美国国债是否会或在何时演变成一个真正的问题还是未知数,有太多的因素可以影响这个结果。

以下是我们相信美国债务在可预见的未来很可能可控的四个原因——

1、利率低于GDP增速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债务与 GDP 的比率超过 100% 时,就会出现债务危机。

的确,当超过这一比例,即便赤字不会进一步增加,债务存量也可能会开始自行螺旋上升——意大利和希腊就是最近的例子,而美国债务正在跨越这一门槛。

然而,这种债务的螺旋上升只有当一个国家的长期国债利率高于其经济增长率时才有效,反之就可以避免——这就是美国当前的情况,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很可能仍然如此。

自 1960 年代初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名义利率一直低于GDP名义增长率。

然而,二者间的关系也经历过波动,在 1960 年代,经济增长率基本超过 10 年期美国国债的利率,但在 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由于通胀压力导致利率大幅上涨,情况出现了逆转。

在 2000 年代,尽管名义增长率较低,政府债务相对于 GDP 的水平较高,但这种关系恢复到了更可持续的形式。

展望未来,这表明最大的风险可能是通胀持续飙升,导致利率远高于 GDP 增长率。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

维持美国债务:GDP 增长与利率,图表展示了1962年以来美国10年国债利率和GDP增长率的差值,正数为GDP增长率高于利率;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美联储、Refinitiv Datastream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债务与 GDP 的比率达到100%已被证明是过去一些债务危机的触发点,但这一规则也有例外。日本就是最突出的例子,它得益于大部分债务由一些受限制的国内投资者持有,包括大型银行、养老基金、邮局和其他机构投资者。

2、美国财政状况虽然正在恶化,但并未陷入异常

疫情加速了全球债务的上升趋势,不仅仅是在美国,许多国家都采取了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减轻去年大范围的停工停产对经济的影响。

从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开始,美国的债务与 GDP 之比急剧上升,但仍远远落后于日本,与英国和欧元区的水平相当。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的比率较低,但也显著增加。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

全球债务上升:政府债务总额占 GDP 的比重;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

虽然美国的绝对债务负担在急剧上升,但相对来说增长幅度并不算剧烈。

从主权债务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美国的债务可持续性并不算很异常,这也反映出债务与 GDP 比率上升乃是全球大趋势。

国际金融研究所 2 月份的报告显示,2020 年全球政府债务达到 82.3 万亿美元,占 GDP 的 105%,高于 2019 年的 88%。在发达经济体中,这一比例在 2020 年达到了 GDP 的 130%,高于 2019 年的 110%。

由于美元仍有着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因此美国的相对地位也得到了增强,这创造了大量对美国国债以及其他美元计价资产的内在需求。

由于违约风险较低,美国国债市场在资本市场承压期间有着避险属性。

包括大多数商品在内的各类资产都是以美元计价,而美国国债相对其他大多数资产来说仍属于“无风险”资产。这些属性刺激了美国国债需求,进而也有助于支撑美国的债务负担。

3、美国政府还有手段可用

虽说债务负担越高造成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对于一个存在巨额赤字、债务负担不断增加的国家来说,教科书式的解决方案是提高税收、削减开支或两者兼而有之。

诚然,这些措施可能会在短期内拖累经济增长;

但从长远来看,偿还债务可能有助于抵消这种影响。

二战后的一个经验教训是,减少债务的过程可能需要持续几十年的时间。

短期内,虽然个人和企业税率可能会小幅上涨,但政府支出也可能会同时增加——所以这不一定会扭转赤字。

从美国经济的创新和生产力发展的层面来看,这些创新可以促进增长,从而增加税收;

甚至会出现疫情刺激下的创新,从而提高生产力和增长,使债务负担变得更易于管理。

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

美国政府预算赤字扩大;资料来源:美国财政部、美国经济分析局

在美国债务激增的情况下,一种新的经济理论开始受到关注——现代货币理论。

现代货币理论假设大多数发行本国货币的国家都没有财政限制,

因此,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政府而言,不存在违约风险。

政府可以自行决定亟需支出的优先事项,然后通过税收和借款解决融资问题。

虽然债务水平并非没有限制,但它是与通货膨胀绑定的。

正如现代货币理论的拥趸,经济学家史蒂芬妮·凯尔顿指出的那样,通货膨胀说明赤字过多,而大量失业则表明赤字太少。

根据现代货币理论,财政政策在通胀管理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

而批评人士指出,以通胀管理为首的很多事务在现代货币理论的框架下,将更大程度地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

除此之外,这会使得美联储失去独立性,而且过去 30 年锚定通胀预期框架也将不复存在。

4、货币政策可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

美联储的扩表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常态,

最后说说美联储,虽然自 100 多年前成立以来,美联储的目标和政策一直在演变,

但当前的货币政策框架已转向明确的通胀目标和就业最大化。

美联储最近正朝着平均通胀目标迈进,加上其释放的维持低政策利率和持续购买资产的信号,都有利于名义 GDP 增长和低利率,这也使得联邦债务水平更加稳定。

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美联储第一次通过扩表来支持大规模的资产购买,但购买国债作为货币政策工具的做法要追溯到1920年代——

一战后,时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本杰明·斯特朗 (Benjamin Strong) 通过购买国债来遏制 1923 年的经济衰退。

几年后,美国进入大萧条时代,就像2000年代末一样,短期利率在1930年代迅速触底,跌至0附近。

二战期间,美国财政部指示美联储购买美国国债来为战争融资,同时起到调控短期和长期利率的效果。

让我们快进到本·伯南克的时代,

他2006年成为美联储主席,在他的影响下,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会采取行动稳定金融体系和经济。

在达到零政策利率的边界之后,美联储购买了数十亿美元的国债和按揭贷款支持证券——这种量化宽松政策对许多市场参与者来说可能第一次见到,但早已成为了美联储的常规操作。

美国的货币政策会继续根据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变化而调整,因此我们要对可能的政策变化保持开放的思维。

比如,美联储维持大规模资产负债表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常态,作为一种吸纳大量政府债务的政策工具,作用不应被低估。

总之:前景并没有那么可怕

综上所述,美国政府为应对疫情,使得国家债务水平达到了二战以来前所未见的高点,但对于其他发达经济体来说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

当投资者不再愿意购买一个国家的国债时,就会出现债务危机。

这种情况很难预测,但在美国,它不太会在近期发生。

传统的分析表明,只要债务成本保持在经济增长水平以下,债务水平就是可持续的,这种分析可能存在局限,但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它的局限是什么。

在债务增长的过程中,市场可以看作是信号工具,它进而可以影响政治选择和美联储所扮演的角色。

随着科学技术创新推动生产力提升,经济结构随时可能发生变化。未来有许多力量可以影响美债的走向以及美国政府的反应。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郭树清提及美债GDP比值超历史峰值,这会否失控引爆危机?2万亿美元基金巨头Capital Group:看这四个因素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