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苏东坡如何教子?
投稿

苏东坡如何教子?

2021-04-01 08:00:32 作者:亭亭玉立 浏览次数:91 字号: T T T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这篇是“中年好友苏东坡13”,为了抓紧出书的进度,所以我可能会尽量一周两更。最近看到某公募基金大佬跟他儿子之间打官司,闹的如此不愉快,觉得中国式父子感情实在有些脆弱。

这篇就写写苏东坡是如何教育他的儿子们的吧。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生中最深的缘分,是自己的孩子。你造出了这个存在,并且深刻影响了他/她的命运。

养育孩子,不是为了让他/她回报什么,或是以备养老之用,更不是为了光宗耀祖。很多时候,就是生命中的一个相互陪伴关系,一起研究一些新的课题,一起经历一个新的阶段。这样才是健康的、不执着的亲子关系。

我这几年写文章,遇到某些需要形容人认知上差异和表达的问题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两篇文章——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和苏东坡的《石钟山记》。高中的语文课基本都忘光了,能想起来的就这两篇,也不知道为什么。想不通为什么的,就留个疑问当缘分吧。

他们这两篇文章有几句话,想表达的意思很类似。都在表达人的意志力、实践力、环境差异、表达力的极度不同,所造成的认知结果有巨大的差异。

《游褒禅山记》: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石钟山记》: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郦元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余是以记之,盖叹郦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现在开始写苏东坡系列了,写到他的儿子们。在随意翻阅资料的时候,第一个遇到的还是这篇文章——《石钟山记》。这是东坡教子最好的案例说明。

怎么说呢?

苏东坡在黄州谪居5年后,朝廷一纸文件下来,让他到汝州,他们一家便选择做船去。当时苏东坡的长子苏迈已经26岁,马上要到饶州德兴任县尉。东坡就顺道送苏迈到湖口。在黄州那段隐居的岁月,父子们经常一起从事耕读,讨论点广阔无用的问题。这其中就包括鄱阳湖畔的石钟山,它的得名由来之类的问题。

苏迈从《水经注》等古书中找出了许多说法,如“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声如洪钟”“得双石鱼潭上,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北音清越,止响腾,余音徐歇”等等,苏东坡觉得这些解释都牵强,看起来,郦道元和李渤都未能说清石钟山命名的原因。

苏迈想继续找典籍,东坡说不用找了,并告诉儿子,研究学问要实地考察,自己亲自去验证。

不过这事儿,一悬就是四五年,趁着这次大家的职务变动,有一段长途跋涉,过程中他们就一起游览了石钟山,随着寺中小童一起扣石探究,侧耳倾听各种奇妙声响。

苏东坡如何教子?

山明水秀之中,人的心情自然能好起来,灵魂再有困厄,也能缓解。况且,相知的家人们还能一路相陪。对于内心强大且有寄托的人来说,知道自己的处境,更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么,就不会惧怕生命中的遭遇。

父子二人,志同道合,求真务实。苏东坡的脾性、气质完全影响了他的大儿子。苏迈经常向苏东坡的朋友们请教,比如会写信给黄庭坚。写信真的是一种带有历史情结的事情,黄庭坚的《答苏迈书》就很有名,一直流传了下来。

笔者印象最深的是这句——“读书光阴,亦取诸鞍乘之间耳。”意思是,阅读书籍的时间,也是从骑马乘车的时间中抽取的罢了。

人的一生不可能自由自在,享受充分的闲适散淡的读书时光,其实每个人在社会中交际应酬,在人堆里处理事务和关系,忙是肯定的,吸收知识真的在于珍惜每一秒属于自己的时间,碎片时间集腋成裘地阅读整本知识,而不是以碎片求碎片。

当然,苏迈自己也有诗句流传于世——“叶随流水归何处,牛带寒鸦过晚村”“熟颗无风时自落,半腮迎日斗鲜红”;还有《夜坐联句》等等。苏迈在历史中也留名了,是非常不错的苏家孩子。

陶渊明写过《责子》:“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孩子争不争气,全看天意吗?有时候,越是名家的孩子,越难出彩,因为祖辈父辈实在太强了。甚至有时候还会均值回归,叛逆得不行,亲子关系很差。

东坡有4个儿子,除了十个月夭折的、最小的儿子苏遁之外,其他三个,后世评价其实都不错。《东坡先生本传》云:“轼三子:迈、迨、过,俱善为文。迈,驾部员外郎。”

我们现在再说说“小坡”苏过。苏东坡第三子。这个过儿,其实也挺有意思的。生了这个儿子,实在是苏东坡的福气。他被贬谪到黄州、惠州、儋州,都是这个儿子陪着。

苏东坡一直在诗中词中感谢王朝云不离不弃陪他到惠州受苦受难,王朝云最后也病死在了惠州。东坡以为惠州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站,在白鹤山建了新居,让儿孙们都来一起生活。

他怎么也想不到,还得去更偏远的海南。乐观如他也一时接受不了,有时候豁达不是一种一瞬间的态度,而是懂得慢慢开解自己,最后接纳自己暂时改变不了的处境,慢慢把自己变好,把周围环境变好。

他到儋州后上书宋哲宗说:“臣孤老无托,瘴疠交攻。子孙恸哭于江边,已为死别;魑魅逢迎于海上,宁许生还。”又写过诗歌“登高望中原,但见积水空。此生当安归,四顾真途穷”,对往后的人生是很失望的。

悲怆之下,所幸有小儿苏过相随。养儿防老,其实是一种幻想。但如果老来真的有儿女相伴,真是人生的福气。大多数孩子长大了,都放飞了,不会呆在父母身边的。而苏过是一个例外。

苏东坡如何教子?

他内心是平静和安稳的,在这几个儿子中间,他最受陶渊明的影响,因为父亲带着他隐居过、实践过。他喜欢陪着这个有趣的、永远有才华和乐趣的父亲。

东坡写过《和陶游斜川》,苏过就写《次陶渊明正月五日游斜川韵》。父亲写什么,他就和什么。这样的儿子,也是绝好的人生相伴者,甚至比伴侣还伴侣。

苏过给自己取名“斜川居士”。我认为,最得东坡思想真传的可能就是他。他的文章也是兄弟三人中最好的。

有这个年轻人在身边,东坡的内心也康复得很快。他渐渐适应了在海南的生活,甚至还马上赞叹起来这样的日子——“我本海南民,寄身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

苏过经常劝慰他的父亲。在给父亲贺岁的诗歌《大人生日三首》其二里写道:“天定人难胜,诚哉申子言。不须占倚伏,久已恃乾坤。”

意思是,春秋时晋太子申生遭晋献公宠妃骊姬陷害被迫自杀,死前说天定人胜难,将自己的死归于天意。苏过借这个典故,是跟父亲说,被贬是天意,而不是人力所为。不必太过纠结难过。在儋州没必要探究是祸还是福,时间长了,天地可以证明您的忠心和功德。

并以“勿叹乘桴远,当知出世尊”,化用孔子说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劝父亲贬居海外只当是远离尘俗,可享出世的高贵。

其实,教子无他,言传身教一直带在身边的人,灵魂是相通的!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懂得用充实的内容填满在一起的时光,那其实也是所有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秘诀。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苏东坡如何教子?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实时·日榜

精彩·周榜

精彩导读
热点推荐
聚焦精彩
焦点·关注 / 今日·看点
更多 商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财经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